自留地

”惊天“危机

*由最近某宝的下架事件衍生出来的”蛇精病“脑洞,请一定谨慎食用

*任何副作用原作概不负责【喂】

*@纸鱼 太太那里还有一篇没有什么关系的”姐妹“篇^^欢迎食用~~~

*错别字什么的,回头改……趴下

 

***************************

 

 

这是个稀松平常的周一午间。蓝雨训练室内正在讨论最近新开的“秒杀!秒杀!秒杀!”网站,上周末,李远凭借着蓝雨先进的千兆光纤网速以及职业选手犀利的手速抢到了一台免费的凤梨6手机,刚才吃饭的时候快递已经送了过来。黄少天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当即表示那么好的事情他岂能错过,于是也跟着打开了网站准备注册个号扫货。

网站是实名认证,还需要填写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黄少天大爆手速噼噼啪啪一串填完潇洒得一按回车,提交。

结果瞬间网页上弹出了个红色警告符号的表单——“非法字符,请重新输入。”黄少天皱了皱眉,看着真实姓名那一栏后面的红色小叉,就愣是没反应过来“黄、少、天”这里面有哪一个字是非法的了。

徐景熙正好捧着奶茶路过,“啊,黄少,你的姓被屏蔽了啊。”

“啊?”

“今天早上营销部打电话过来呢,说是蓝雨网络商城里有关你的周边都被服务商硬性下架了。”

“我靠,搞什么飞机?!老子的姓碍到谁了!老子姓黄姓了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妨碍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进步,国家繁荣昌盛,世界团结和平!太阳还是从东边出西边落的,月亮他也是圆的不是方的,凭什么就不能姓黄了!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应该是网络运营商的问题吧。”宋晓及时解救了被黄少天集火的治疗大大,“最近网上不是在扫黄打非么。可能就贪省事直接把带有‘黄’的字符都屏蔽掉了。”

“靠,岂有此理。山寨网站!”黄少天愤愤不平,但想了想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嘛。他当即一推座椅,起身跑到了隔壁的休息室。

喻文州正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午睡,蓝雨的制服外套被他搁在一边的椅背上。黄少天轻车熟路的过去摸走了其外套口袋里的钱包,然后顺手替喻文州把外套搭上,又匆匆跑回了训练室。

蓝雨众人便眼睁睁的看着黄少天冒名顶替,用喻文州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开了个账号,并且当场就大爆手速秒杀了一个电磁炉。剑圣大人沾沾自喜填上自家地址,然后十分效率的给母上大人挂了电话,说明两天后会有电磁炉收到,收件人的姓名是喻文州,让她老人家照着这三个字签收就是。

“……哎,没事儿,这是我们队长抽奖抽到的,他没用!”

……

“他妈妈也没用……你就先收下嘛,回头再多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队长就行了。”

……

“哎呀你放心啦,队长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队长的,你随便用就是了,这一个电磁炉才多少钱,你儿子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秒秒钟给你买一集装箱的电磁炉……”

……

“……好好好,我们下周回来吃饭。”

关于名字被屏蔽的事黄少天也没太放在心上。下午没事去蓝雨的网上商城晃了一圈发现自己的周边产品也都重新上架了,只不过就是“黄少天”三个字都被改成了“剑圣”。反正这事也用不着黄少天去操心,没过多久也就被他抛诸脑后了。

 

************************

 

周末的晚上,刚结束的常规赛蓝雨主场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对手,极其迅速的结束了比赛。稍晚时候,闲来无聊的黄少天便拉着喻文州带上卢瀚文去抢野图BOSS。

“少天,你带着3团和4团去沼泽里埋伏。瀚文打掩护。”

今天对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十分难缠的职业选手来搅局,虽然蓝溪阁发现BOSS比其他几家晚了一步,但在有三名职业选手坐镇的情况下,蓝溪阁对这个BOSS可说是十拿九稳。尤其这只75级的野图BOSS是暗夜系,掉落的稀有材料正好是喻文州“灭神的诅咒”所需要的。黄少天更是卯足了劲,和卢瀚文两个一搭一档,劈瓜切菜得把一队队人斩于剑下。因为对手都是非职业玩家,所以根本分不清楚两个同时都在刷文字泡且操作都乱犀利一把的剑客到底哪个是剑圣哪个是剑圣家的小崽子。

这边卢瀚文一路刷着垃圾话,引着一大群尾巴就朝沼泽的方向蹦跶了过来,并且在密聊频道给黄少天通风报信:

[乾坤剑意]对[天罚剑]悄悄地说:*少,*少,我把人都引过来了!你接好了!

[乾坤剑意]对[天罚剑]悄悄地说:哎……为什么会变成*的,我明明打的是*

[乾坤剑意]对[天罚剑]悄悄地说:************

[乾坤剑意]对[天罚剑]悄悄地说:*少,你名字被屏蔽了

 

黄少天嘴里低咒了一声,泄愤似得就将送上门来的玩家们统统送回了复活点,“靠靠靠靠,姓黄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全世界那么多姓黄的难道统统都要屏蔽么,妈蛋妈蛋妈蛋,看剑看剑看剑!荣耀这个破系统!剑剑剑剑剑!”

结果旁边还有个不怕死的回了一句,“切,这年头姓个黄,就当自己是剑圣了……老子还是剑圣他祖宗……”

 

话音刚落,黄少天操纵着天罚剑直接发动了幻影无形剑,那个嘴贱的玩家当即就被劈得鲜血四溅,可谓蔚为壮观。完了一脚踩在那爆了一地装备物品的尸体脑袋上阴测测得道“教你个乖,以后看到姓黄的,都给我嘴巴放干净点,夹紧尾巴做人。”

 

很快,野图BOSS顺利到手。喻文州这里下了线,看到坐在旁边的人正顶着一张扭曲的脸盯着QQ群。

“我靠,他妈的怎么连企鹅都那么不靠谱啊!”

“怎么了?”喻文州也跟着点开了职业选手QQ群。里头正在疯狂的刷屏,清一色都是捶桌子捶地板捶键盘的表情。

他打了个“什么事?”,也很快就被刷走了。不过也有人看见,楚云秀回了他一句,“[哔——]少天的姓被企鹅屏蔽了。”

饶是喻文州这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企鹅的屏蔽做的还真是到位,所有敏感词都被[哔——]给取代了。

 

君莫笑(XXXXXXX) xx:xx:xx:

[哔——]金

海无量(XXXXXXX) xx:xx:xx:

[哔——]色!

风城烟雨(XXXXXXX) xx:xx:xx:

[哔——]澄澄

百花缭乱(XXXXXXX) xx:xx:xx:

[哔——]豆![哔——]酒![哔——]鱼!

逢山鬼泣(XXXXXXX) xx:xx:xx:

[哔——]河……[哔——]山……

一枪穿云(XXXXXXX) xx:xx:xx:

[哔——]浦江

王不留行(XXXXXXX) xx:xx:xx:

大[哔——]、[哔——]连、六味地[哔——]丸

生灵灭(XXXXXXX) xx:xx:xx:

[哔——]鹤楼

一叶之秋(XXXXXXX) xx:xx:xx: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夜雨声烦(XXXXXXX) xx:xx:xx: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你们够了够了够了够了够了!小学语文没学过组词啊!妈蛋妈蛋妈蛋还有没有人性了有没有人性了有没有人性了!都别跑别跑别跑!我都截屏了,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来JJC,PKPKPKPKPKPK!看哥把你们虐的哭爹喊娘!

索克萨尔(XXXXXXX) xx:xx:xx:

[哔——]少^^

夜雨声烦(XXXXXXX) xx:xx:xx:

…………………………

 

跟着又是一排惨无人道的“23333”和“hhhhh”的刷屏。黄少天一怒之下叉掉QQ就穷凶极恶朝喻文州扑了过去!

“喻文州你还落井下石!我告诉你,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你!”

当晚被彻底撩毛的剑圣到底是怎么和队长大人进行深刻交流的过程此处暂且按下不表,不过这时候黄少天还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才是刚刚开始……

 

******************************

 

两天后,蓝雨这周的常规赛是客场对战百花。虽然赛程都是赛季一开始就定好的,但按照惯例每次客场作战之前都会有航空公司方面的员工来再次和蓝雨方面的后勤人员做确认。结果这一次就发生了众人意想不到的问题。

“……黄少的名字登陆不进系统?”

“说是有敏感字。”

“喂,不是在开玩笑吧,那可是航空公司的系统,不是什么山寨团购网站啊。”

“真的,队长刚才就被经理叫去说这事儿了,我听见了。”

蓝雨众人窝在一起交头接耳,都忍不住心里给黄少天默默的点了一排蜡烛。黄少啊黄少,非常时期,真是委屈你了。

这边黄少天窝着一把火却是没处发,这周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他的某宝账号连带各种网银都被莫名其妙的停止了服务,或是不能登录,或是冻结账户。打电话到客服中心,得到的回复却一律都是“非法字符”。黄少天气得火冒三丈,差点在电话里跟对面的客服人员吵起来。

也幸好喻文州在一旁拉着才没有让黄少天把新买的手机直接扔出窗外。这事儿实在太没道理,黄少天心里憋屈得不行,他把可以想到的投诉途径全都跑了一遍,但基本都是“等待受理”的状态。

黄少天气得要爆炸,那边喻文州也是无可奈何,不知道这是普遍的系统bug还是什么别的情况,只能先把自己的卡和账号拿出来给黄少天用。

“别生气,我明天再让行政部的人帮你去公安局问一下。”喻文州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又凑过去亲了亲腮帮子,全做安慰。

“这不讲道理啊队长!黄这个姓多正常啊!全中国多少人姓黄啊!黄帝还姓黄呢!还炎黄子孙呢!怎么就把这么古老有内涵有深度有文化的姓给屏了!还想不想混了啊!”

“嗯,少天,黄帝不姓黄……”

黄少天吐槽到一半就这么被卡了一下,接下去想好的台词也都忘光了。但看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他的样子倒是再多的火也都熄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对着恋人倒是生出点委屈来,跟在外头被人欺负了的金毛犬似的,把脑袋搁在喻文州的肩膀上磨蹭了几下,得了喻文州的安抚就越发肆无忌惮了起来……

 

***************************

 

结果这事还没完……

黄少天靠刷脸坐上了去百花的飞机,周末的比赛打得还算顺利,蓝雨凭借着擂台赛和团队赛的优势击败了百花。

那边百花队长于锋赛后过来尽了尽地主之谊,做队长2年多,于锋也成熟了不少。这时候场面上也颇有一队之长的气度,他先是和喻文州说了几句,之后又转向一旁的黄少天。

他们在刚才的比赛中于擂台赛上相遇,双方都是守关大奖,但最终还是黄少天技高一筹。于锋虽然心中唏嘘,但这时候面上自然是不显的,“……少,好久不见啊。”

黄少天愣了愣,觉得可能是现场太嘈杂了他没听清楚,便也心不在焉的伸手拍了拍于锋的肩膀,“你小子看起来过得不错嘛,是不是胖了。”

于锋抽了抽嘴角,“哪里都像……少你一样,吃什么都不长肉啊。”

如果说第一次是没听清,那这会儿他们已经走到了选手通道里,于锋话里的其他字眼都清晰可闻,唯独到了“黄”字这里,就会被突然消音。而且更诡异的是于锋自己似乎一点不觉得异样。

于锋显然还是忌惮黄少天的垃圾话水平,只说了这么一句就立刻装模作样的转过了话头。那边百花的队员显然还是挺拥戴这位队长的,跟着嘻嘻哈哈。

邹远这时候正好手里拿着两个水壶赶了过来,拍了拍百花的队员们,“这水壶都是谁的?落在休息区里了。”

曾信然伸手拿走了绿色的那个,“这个是我的。”

“那这个……色的呢?”

“不知道啊,没见过这个……色的。”

“是不是校平新买的那个啊……”

“啧啧,那么骚包的……色。”

黄少天走在旁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甚至有冲动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还在做梦没睡醒。

那边卢瀚文后知后觉得跑过来拽了拽他,“……少,我们要去夜市吃大排档,你来不来?”

黄少天只觉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如坠雾中,他有些呆愣得看了卢瀚文一眼,半天才憋出一句,“队长呢……”

“队长还在和百花的大叔说话,不跟我们去。”

“哦……”

“……少,你还好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你还是早点回宾馆休息吧。”卢瀚文有些担心得看了呆滞的黄少天一眼。

……不,我哪里都很好,只要你别再叫我……

 

********************

 

黄少天顶着一张神经衰弱的脸走下了飞机,他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脑子里都是无数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喊他“……少”、“……少”、“……少”……

那个自动消音简直如同魔咒一般要把他逼得发疯。喻文州有些担心得看着摇摇欲坠的黄少天一眼,最后把两人的行李都交给了郑轩和宋晓,“少天看起来不太舒服,我先送他回去。”原本也就和黄妈妈说好这周要回去吃饭。

在队友们担忧的目光中喻文州把黄少天塞进了路边的一辆taxi。

到了黄少天家住的小区,喻文州直接把人直接拽到了一旁无人的角落里,他摸了摸黄少天有些发白的脸色,言语中是藏不住的担心,“少天,你怎么了?”

“……队长……”黄少天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叫什么?”

喻文州被他问得莫名,“嗯?”

“名字……”

“少天啊。”

“姓。”

“姓‘黄’啊。”

……

哈雷路亚!哈雷路亚!

不用怀疑这一刻黄少天的脑内瞬间就放起了圣歌!他已经有整整48个小时没有听到这个亲切可爱的发音了!但是没想到,就在他觉得他应该去挂精神科的时候,到底还是喻文州拯救了他!

黄少天一个没忍住熊扑了过去,把喻文州抱了个满怀!“队长队长队长!你不知道我都要疯掉了!你就是我的救世主你就是神!我爱你爱你爱你爱死你了!!”激动地语无伦次得剑圣大人大有恨不能当场以身相许的意思。

喻文州虽然是挺喜欢黄少天这样热情的投怀送抱,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先搞清楚黄少天郁郁寡欢的症结所在,“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当即手舞足蹈连比划带说的把这两天的状况给描述了一番。结果喻文州的下一句话立刻把才重回天堂的黄少天打回了地狱,“可是我没有听到他们叫你……”

“什么?”

“你说他们叫你‘黄’少的时候,前面一个字会被消音,但是我并没有听到他们叫你黄少。”

“……”

事态朝着无比诡异的事件发展,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当即找到了小区里路过的路人大叔大婶,决定进一步验证之前的发现和猜测。

“天仔啊,你回来啦。最近打比赛赢了没有啊?”

“啊,是啊是啊,赢了赢了。”黄少天这时候也顾不得别人当他是傻瓜了,开门见山便问,“阿婆,你知不知道我姓什么?”

“啊……又要和阿婆开什么玩笑啊,你当然是姓……”

如料想当中的出现了自动消音,而那边喻文州也表示没有听到阿婆的回答。如此屡试不爽,两人最后终于不得不承认,“黄”这个字在现实生活中也被屏蔽了……而喻文州是黄少天的例外。

“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该不会是在看什么玄幻科幻魔幻小说吧!其实我还没有睡醒是不是!这都是我在做梦吧!其实马上就能醒了吧醒了吧醒了吧!”

喻文州对此也全然一无所知一筹莫展,但眼看天色渐晚,蹲在这里也解决不了问题,“先回去吧,晚了阿姨要担心的。”

“队长……”

喻文州勾勾嘴角亲了亲他的鼻尖,“少天,无论怎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

 

问题在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越来越一发不可收拾。所有书刊杂志上的“黄”字都变成了空白的方框,大街上凡是有“黄”字的招牌也都出现了空缺,生活中所有的“黄”字都已经统统消失。然而所有政府机构对此都没有任何答复。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只有黄少天,他就像是生活在一个与他人不同的异世界中,若非有喻文州的陪伴,他会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疯子。而即便如此黄少天也动过去看医生的念头,但还是被喻文州给制止了,他们都很清醒,没有人发疯。

喻文州找到黄少天的时候他正窝在寝室里捧着手机打电话。这几天两人都没有这么好好休息,脸色都不太好看。喻文州身为队长甚至翘了2天的训练去替黄少天四处奔波,然而却一无所获。

但是黄少天这时候的神情已经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他神经质的抓住喻文州的袖子,“队长队长队长,我打我爸我妈的电话都没人接。”

喻文州揽住他的肩膀,试图安抚他激动的情绪,“可能叔叔阿姨都有事情在忙。”

“不是,我打了一个上午了!整整一个上午!我还打了我哥我姐,我叔叔婶婶,表舅表舅妈……都没有人接。”黄少天把手机递到喻文州面前,他用的是喻文州的手机,他自己的早就已经被供应商停止服务了。而他的手已经开始忍不住颤抖,上面一整排长长的拨出记录。

连喻文州也想不出可以安慰黄少天的话了……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两个都只是在疲于奔命,却全然不知道症结所在。黄少天现在几乎全然六神无主,他自觉他是神经过敏,但是之前发生的各种异象又像是一把把锤子无时无刻不在敲打他的神经……他已经无法分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甚至连素来引以为傲的判断力都几乎丧失殆尽……

喻文州当机立断,换了外出的便服,“走,少天,我们回去看一看!”

“下午的训练……”

“翘掉。”

 

两人站在黄少天家门口的时候都没有立刻上前去按门铃。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惨白的脸心下不舍,寻了个话题道,“待会儿阿姨要是问我们突然跑回来干什么,我们要怎么说?”

“就说我们是回来出柜的。”

“……”喻文州原以为黄少天也是在看玩笑,但看对方那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却突然可以理解黄少天的想法,他这几天遇到的可怕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伸手紧紧握住黄少天的手,“走吧……”

门铃被按响的那一霎那,那可怕的预感已然滔天袭来。

那并不是黄家常用的门铃。而如果说在听到门铃声的时候他们还抱有侥幸心理觉得是黄家父母换了新的门铃,那么在看到一名陌生男子推开房门的时候,世界是真的被粉碎了。

黄少天颤抖着嘴唇半天没说出句话来。喻文州相较之下略镇定一些,他报了黄家父母的名字,而得到的回答只是对方一脸的莫名其妙,“这里没有这两个人,你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抱歉……”

喻文州僵硬得道了歉,拉着三魂去了两魂半的黄少天浑浑噩噩得退了出来。

“少天。”再多的话语在无力的现实前都是苍白的,他伸手牢牢抱住浑身颤抖的黄少天,良久无语……

“队长,我爸爸妈妈都不见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该轮到我了……”

 

他们去公安局报了案,但户籍查询的结果一如所料,根本不存在那么两个人。两人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随便整了点泡面也就对付了。这几天黄少天几乎是整夜整夜的失眠,喻文州怕他出事搬过来陪着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会儿两人都已精疲力竭,草草的洗了澡便倒到了床上。

黄少天依然无法睡着,虽然身体已极度疲惫,但精神上却无论如何都放松不下来。

“队长,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和小卢打招呼了。”

喻文州有些迷迷糊糊,但他还是尽量保持着清醒,他把身边的青年揽进怀里,尽可能的给予他安全感。

黄少天难得安静的窝了一会儿,良久,等到感觉身边的人已陷入深沉的睡眠,才缓缓开口……

“他没有回答我……”

“景熙也没有理我。”

黄少天咬紧了牙关,却依然没有忍住眼角晕开的湿意,他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他似是流落荒岛,举目天地间,只有他独自一人……他忍不住把自己紧紧得埋进喻文州的怀抱,他害怕,害怕明天一早连喻文州也会忘记他,害怕明天一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黄少天……

 

************************

 

黄少天变成了活的“幽灵”。没有人看得到,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存在的东西。他所有的证件上的字迹都消失空白,只余下一张相似恶作剧一样被打了马赛克的照片。不仅仅是证件照,黄少天所有的照片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但是对此,他们依然都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走向已经可以预知的重点。

就像是身患绝症的病人,在被判死刑的那一刻,数着墙上的日历度日如年。

第二十天,黄少天在试图打开洗手间的门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穿过了圆形的门把手。他知道,大限将至。

喻文州昨天就离开了俱乐部,蓝雨上层对于队长最近频繁缺席训练的行为很是不满,总经理甚至几次找喻文州去办公室里谈话。素来温和好脾气的喻文州前天夜里在去和经理请假的时候直接翻了脸。

黄少天站在一旁看着喻文州白着一张脸,淡漠的将“解约”两个字吐出口的时候只觉得心再一次都痛得缩了起来。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在了,只余下喻文州,为了可能已经无解的他,赌上了一生。

喻文州去找了一位当地传言中十分神通的方士。他们本都是无神论者,这时候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在意识到对方只不过是个骗钱的神棍的时候,连喻文州都感到了灭顶的绝望……

他坐在汽车站的候车厅里,陈旧脱漆的木板凳旁搁着一份娱乐小报。头版上即是某知名女明星嫁入豪门,改从夫姓的八卦新闻。

下一刻,灵犀一闪……

 

……

“……最开始问题是出现在你的‘姓’上的。”喻文州看着对面透明度75%的黄少天神情倒是轻松了不少,“所以我觉得这之后的一连串事件都是和这个字有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我想这个方法应该很有希望。”

“什么?”

“改姓。”

“……”

“但是目前为止所有和你相关的血亲都已经失踪。而且你也无法与外界沟通,所以并不能让你改从母性或是通过认养父母改姓。”

“……”

“所以只剩下一个办法。”

“……什么……”虽然黄少天自认这近一个月时间里他的三观已经被无数次刷来刷去,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英勇赴死的准备,但这时候他还是完全跟不上喻文州的思路。

喻文州挑了挑嘴角,“嫁给我,从喻姓。”

黄少天一脸大脑短路的样子看着已经全然胸有成竹的喻文州,似乎完全没有理解到对方说的话的正确含义。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凑效,不过还是有试一试的价值。鉴于我们去不了民政局,那就只能跳过那个步骤直接上正餐了……”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现在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吗队长!在黄少天终于明白过来即将发生什么的时候,他身上那件跟着他一起变成75%透明度的T恤衫已经被扔到了一边……

 

*********************

 

新一周的荣耀职业联盟常规赛日期而至。蓝雨战队主场迎战霸图战队,是本轮比赛的最大亮点,电视台特地对本场比赛进行了实况转播。

蓝雨一众职业选手在外场待命,只等现场主持人报到名字一一登场亮相。

“……下面有请我们蓝雨战队副队长,夜雨声烦的持有者,剑圣——”

“喻少天!”

 

*************************

“我靠靠靠靠靠靠!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黄少天大汗淋漓的从这场惊心动魄引人发指的噩梦中惊醒过来。喘着粗气久久不能平复胡乱瞎蹦的心跳。

身旁喻文州被他这番动静给吵醒了,迷迷糊糊得睁开眼睛,扭开了床头灯,不明所以得看向他,“……少天?”

黄少天一脸狰狞的一把扑过来掐着他的肩膀,“喻文州!说!退役以后到底是你嫁我,还是我娶你!”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这两个选项好像是一回事。”

“不管,你快说!”黄少天穷凶极恶得晃着喻文州。

喻文州迫于他的淫威,加之整个人也困得五迷三道的也就半推半就答应了,“好吧,我嫁给你……”

“跟我姓!?”

“……唔……跟你姓……”

“你确定!?”

“……嗯……”喻文州不知道他半夜发的什么疯,直接把人一把搂过来摁进了怀里,“行了,睡吧……”

黄少天得了满意的答案,把“黄文州”这三个字翻来覆去念了几遍,觉得还是挺河蟹的,比什么狗屁喻少天和谐多了,才心满意足的重新闭上了眼睛……

 

=END=

 

嗯……没有了=v= 【不要打我】

那最后再给本子打个广告吧

喻黄合集《与光交错的命运》正在一宣+印调,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谢谢^^

http://creamknight.lofter.com/post/25def5_123bc84

 

 

评论(33)
热度(530)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