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摘星星的少年(1)

*喻黄黄喻无差

*训练营时期的小脑洞,不会长……只是想看小只的喻黄(¯﹃¯)【痴汉脸】

*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

 警告:因为PO主逗比,记错了原著4期生18岁出道的设定【这都能记错,我一定是被穿越了,蹲】所以,这篇请当成是平行AU来看……谢谢【画圈圈ING】


******************************

 

喻文州无意识得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双眼依然还是专注于面前屏幕上单调的画面。房间里的空调开得很足,饶是如此腿边的机箱里依然在不停地扇出燥热的空气,风扇呼呼的声音听得人有些烦躁。

屏幕上的术士裹着暗夜系的招牌斗篷,手里拿着一根白色法杖,正在吃力地跳跃在一块块迅速消失的移动方块上。这是技术部最新开发的训练软件,综合训练测试玩家的反应能力,操作的精度以及速度。前两项对于喻文州来说都不是太大的问题,而他的短板——这在训练营中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便是手速。

白色方块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且在累积分数达到1000以上后,会出现带有标记的特殊方块,那些都是“陷阱”,必须进行规避。而2000分后,天上则会开始掉落“垃圾”,被砸中的话也会被视作失败。分数越往上关卡越复杂限定条件亦越来越多,喻文州渐渐开始力不从心,很快便手忙脚乱起来。他的眼睛所捕捉到的画面,他的大脑所产生的判断都不能通过双手来完美的执行,就像同一台机器上安装着两个脱节的零部件,在高速运转下势必会造成整个机制的崩坏。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最终一个错手,术士一脚踏空,直接坠入了脚下深渊,屏幕上打出了他的最终成绩3831以及一排苍白的Game Over。

喻文州叹了口气,他已习惯这样的失败,因此并不非常沮丧,硬要说起来,大概算作意料之中的失望。他甩了甩有些僵硬的手指,起身去满了水,走道两边的训练生都在全神贯注于手头的练习。失败了便从头开始,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能比喻文州走得更远,而这其中,走得最远的那个人……

喻文州捧着杯子下意识的转过头,在隔了一排显示器的尽头——那个位置是靠窗的,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正在摇头晃脑,睡得塌下去的头发尚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造型,横七竖八的头毛在空调的吹拂下微微晃动。

 

黄少天脑袋上扣着大耳机,一脸陶醉的听着歌,嘴上还要时不时跟着哼两句,饶是如此一心二用,屏幕上的小剑客一举一动依然犀利风骚。敏锐的判断辅以绝佳的手速,屏幕右上角的计分器已经已经直奔一万大关了。而操作者显然还十分游刃有余。

名为夜雨声烦的剑客在让人眼花缭乱的落石中穿梭,如履平地,每一次起跳与下落,搭配着极赋节奏与弹性的清脆的键盘敲击声,犹如一首韵律轻快的小曲。喻文州每每都觉得观看黄少天的操作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少年尚未完全长开的手指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跳跃叩击,带着所有属于这个年纪的梦想与激情,一直走向喻文州难以企及的地方。

不知不觉间,训练生们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围在黄少天的前后左右,观摩着这位蓝雨队长钦点的后起之秀的精彩“表演”。已经不单单只是训练,而是表演。

旁观者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们或是在赞叹,或是在感慨,钦羡、嫉妒、欣赏,但这些都与黄少天无关,他坐在那里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丝毫不为任何外因所动。

分数依然在不停地向上翻滚,屏幕上层出不穷稀奇古怪的关卡障碍陷阱几乎让旁观者头晕目眩喘不过气来,黄少天也渐渐没有了哼歌的闲情逸致,他的手速在不停地提高,渐渐展现出一种坚定的力量,一种利剑出鞘的窒息感。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噤了声,甚至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了每一次精妙绝伦的闪避与攻击。

空气中仿佛张开了一张网,所有的观众都已被牢牢网住而不自知,那个坐在屏幕前的少年其周身所散发而出的气场控制了整个训练室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如一首荡气回肠的交响曲,在指挥一次又一次昂扬的舞动指挥棒中,渐渐将空气推向高潮……密如急雨的叩击声,像是直接敲击在心底那根最易煽动的弦上,连血液也莫名跟着沸腾……

然而就在这时,

“阿嚏……”黄少天一个毫不掩饰的喷嚏突然打破了这一室寂静。屏幕上的剑客一个脚滑当即便跌入了万丈深渊。——和喻文州的小术士一样的悲剧结局。

黄少天倒不甚在意这次失误,他伸手抹了抹鼻子, “这空调开得也太低了,一直对着我脖子吹吹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不是要感冒的节奏吧……我去,大热天的感冒肯定要被魏老大嘲笑是白痴啊……”一长串的嘀嘀咕咕就像是解开时间定格魔法的咒语,整个训练室又重新活泛了起来。一群小鬼凑到屏幕前去看那个匪夷所思的分数,黄少天索性很是大方的站起来把位子让给他们,只是顺手带走了自己插在主机上的MP3。

“阿嚏!”又一个喷嚏。有人递了纸巾给他。黄少天也没看是谁,接过来胡乱抹了一下, “哎,谢谢啊。改天还你一包。”抬头才看到喻文州捧着杯子站在一边,眼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温和而舒朗。

黄少天眼睛一亮,当即也不客气,扑过去抓过喻文州的杯子,“文州,水借我喝口,”猛灌一气之后,舒爽得大叹一声,“哎……渴死我了,那破软件连个暂停都没有,这是要直接把我累死啊。太不人性化了。”

一大杯白开水下肚紧接着五脏庙就唧唧咕咕叫了起来,黄少天撇撇嘴,一看墙上挂着的壁钟,12点还缺5分钟。他看向喻文州,“你都好了?”

“嗯。”

“那走吧走吧,吃饭去吃饭去,我这都饿死了,眼冒金星的……”

 

也不知道蓝雨老总是何种后台关系,训练营的临时场地借在了一家国企工厂的边上。他们就在那栋三层的老楼里训练,一墙之隔就是工厂一排排蓝色顶棚盖起来的厂房。平日里蓝雨的人就都去工厂食堂里搭伙,吃得还不赖。

黄少天天生就是个活泼嘴甜的,老早就和食堂大妈大叔都混了脸熟。今天去早了5分钟,还有大叔调侃他“早退”。他跟着嘻嘻哈哈,捂着肚子装可怜,打菜的大叔给他多盛了块大排,把他赶走。

两人端着餐盘还是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午间艳阳透过有些油腻的玻璃打在两人的身上,投下浓重的对比阴影。喻文州有些不太适应的眯了眯眼睛,慢条斯理的夹面前盘子里的菜。对面的黄少天直接用筷子叉起排骨大快朵颐,酱汁擦到脸上留下一抹油腻的深褐色痕迹。少年哼哼唧唧又想用手去抹,还是喻文州快了一步又塞了张纸巾到他手上。

吃饱喝足,黄少天捧着肚子瘫在座位上打嗝,“哎,好饱好饱。满足了……”话是这么说,但在喻文州把酸奶递给他的时候,黄少天还是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

“待会再喝。”

“知道知道。”说完又打了个嗝。黄少天攥着那盒酸奶翻来覆去玩了一会儿,“哎,文州,今天那个训练软件,你拿了多少分?”

喻文州撇了撇嘴,表情有些无奈,“3831。”

黄少天做了个夸张的吃惊的表情,“虽然我不是第一天知道你手速不行,不过你总是在刷新我对‘手残’的认知啊,文州。”

黄少天的最终分数喻文州也看到了,也是3打头,只是比自己整整多了一位。喻文州倒是早已习惯黄少天的调侃,对此不置可否,他有些百无聊赖的把手掌撑开,搁在桌面上。喻文州身量上比黄少天还矮半个头,但是手指却并不比黄少天短,手指细长,指节匀称,看起来骨感而优雅。

黄少天伸手去戳他的手指,“也没少什么也没多什么怎么就快不起来呢。”随即像是想起什么皱了皱眉头,“魏老大说,那个软件之后会用到训练营的考核筛选上面。”这个年纪,眼睛里是藏不住事情的,更何况是黄少天,他看向喻文州的眼中担忧而又苦恼。

喻文州被他那个“自家孩子考试不及格要留级”的表情给逗笑了,拍拍他的手,反而安慰他道,“那就多练吧……练到能合格为止。”

勤能补拙,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对于喻文州来说,这事没有任何的捷径,甚至他要比旁的人绕更远的路才有可能将将到达终点。

黄少天终于趁着喻文州走神的当口把那盒酸奶偷偷给喝了,等到喻文州回神,就看到他在舔酸奶盒上封着的那层玻璃纸。喻文州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不是还在喊撑么。”

“酸奶帮助消化的。”黄少天拿歪理搪塞过去,依然舔得专心致志。

那样子就和喻文州家楼下那只刚断奶的猫一样。

 

下午训练一开始果然正如黄少天所说,俱乐部已经将上午所有训练营学员的“试测成绩”整理成了表格。魏琛一脸凝重的宣布,分数在10000分以下的,要么现在开始发愤图强,要么就可以开始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蓝雨队长说话的时候眼神若有似无的飘了过来,身边几个同是训练营里垫底的小孩各个都显出忐忑的神情来。喻文州倒是因为黄少天提前给打的预防针,所以从容依旧。甚至在黄少天转过头来对他挤眼睛的时候,也跟着挑了挑眉头。

然后,又是一下午的埋头苦练。

喻文州结束训练的时候,外头已经是华灯初上,训练室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他和黄少天。黄少天还是坐在他那个靠窗的位置,喻文州过去的时候看到他正在扫雷——训练营的电脑为了资料安全不通外网——鼠标点的噼噼啪啪。看到喻文州过来就直接叉了窗口,“好了?”

“嗯,今天就到这吧,回去还要做暑假作业。”

黄少天的脸抽了一抽,但随即又立刻转成了笑颜如花的谄媚来,“文州,那暑假作业就拜托你啦。”

训练营可以上,但书也还是要读,不然父母那一关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的。黄少天头脑虽好,但心思早不在学校里,对于读书这事完全是阳奉阴违。而喻文州还是勤勤恳恳的,不过好在他虽然在训练营是吊车尾,但在学校里头却是名副其实的尖子生,即使如今把大部分心力都投入到荣耀里,成绩也依然维持在稳定的水准线上,因此暑假里他整日价沉迷“网吧”,喻家父母看他尚知晓分寸,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机器都关上了么?再检查一遍。空调和窗户呢?”

“都关了都关了,走吧走吧。”

“总电源关上。”

因两人总是最后才走的,魏琛索性给了黄少天一把钥匙,让他锁门。喻文州细心,至今都没出过差错。

等车的时候黄少天掏出MP3,和喻文州一人一个耳朵。喻文州就合着音乐的节拍放松手指做手操。黄少天不太喜欢做手操,大概就跟在学校里讨厌做眼保健操一样。不过也总有人从来不好好做眼保健操,视力检查的时候照样能犀利的洞察视力表上最后一排的蝇头小楷。黄少天就是仗着这样的天生优势经常糊弄了事,但喻文州还是会监督他,“方副队说做手操很要紧,不能因为年纪小就忽视了。好好保养,将来就能多打几年。“

黄少天只好老实的和喻文州掌心贴着掌心,手指交叉做着拉伸和按压的动作。天气炎热,喻文州的手心浮了一层薄汗,反倒是黄少天,可能真的是空调吹久了,这时候手指有些微凉,掌心干燥。

黄少天由着他弄,嘴上不闲,滔滔不绝的说起他昨天晚上和魏琛去网游里抢BOSS的事情。

“……哦,对了,下周又要忙起来啦。荣耀好像要搞什么七夕活动,会掉落稀有材料和橙字装备,哦,还有技能点。”说到这里,黄少天突然眯了眯眼睛,向喻文州凑了过来,他把声音压低,“嘿嘿,你猜今天下午魏老大和我说什么来着?”

“什么?”喻文州哪里不知道黄少天,下午时魏琛可是当着一屋子人的面让黄少天带着账号卡跟他走一趟。喻文州稍一合计也知道估计八成是要给夜雨声烦开始打造银装了。他们今年14岁,距离可以注册成职业选手还有2年,但无疑,蓝雨正准备用整整2年的时间去打造一段剑客的传奇……当然,这些喻文州都没有说出口。

黄少天在喻文州面前从来没有秘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把夜雨声烦即将拥有属于他自己的银武的事情巨细靡遗的跟喻文州说了一遍。什么部位可能用到什么材料,要多少,哪个野图BOSS掉落,这周刷没刷新,还有哪些缺口。

黄少天越说越兴奋,简直巴不得明天就能拿上他的新光剑去网游里劈瓜切菜一番——当然俱乐部方面暂时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干的。他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脖子,少年黑曜石般的双眸中蕴含的是炙热的光,充满激情,耀眼得几乎让人溺毙其中,“我简直等不及了,要是能直接跳过这2年就好了,明天就16岁,明天就去当职业选手!……啊,不过,还是先让我再买两串鱿鱼串。”

喻文州实在忍不住被他逗笑了出来。

烤鱿鱼的摊子很是火爆,黄少天排了半天队才买到两串,他们要坐的车子也已经开走一辆了。

“来,分你一串。”黄少天塞了一串到喻文州手里,然后清了清嗓子,“现在,把夜雨声烦的无上荣光赐予喻文州选手,祝喻文州选手能顺利通过下一次训练营的选拔考试。”

他这不伦不类的台词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还是临时编的。但喻文州却很是受用,他举了举手里的鱿鱼串,笑意忍不住满溢到脸上,连同那始终萦绕在心底的一点忧郁都可以暂时冲刷干净。

“说好了啊,一起当职业选手!谁反悔谁就是猪!“

“一言为定!“

 

TBC

 

顺便再打个广告:魔都CP14记得来找我玩耍啊^^ 在P09-P11~~~

评论(12)
热度(191)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