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摘星星的少年(4)

*喻黄黄喻无差


***************************


周一一大早照例要去训练营。喻文州早上有些艰难地在闹钟声里醒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一条腿横在他肚子上,另一条腿也笔直得冲他伸着——这家伙睡得整个掉了个个儿。黄少天这睡相,从小就没人肯和他一张床,就连黄家父母也是一直把他扔在自己的小床上,随便他翻腾,滚下床什么的对于黄少天来说简直经验丰富。也只有喻文州愿意忍受他一整晚“拳打脚踢”的“蹂躏”。

喻文州把快要掉到床下去的黄少天挪回来,先起床去洗漱。刷牙的时候他觉得嗓子有点干涩,还有轻微的异物感,但并不很严重,他觉得可能是这两天烧烤吃多了有些上火。这时候黄少天也摇摇晃晃进来了,他们挤在洗手台前一起刷牙,黄少天这两天几乎都是黑白颠倒,这时候颇有点“时差”倒不过来的味道,东倒西歪得靠在喻文州身上,牙膏都抹到鼻子上了。

但是训练营还是要去的,胡乱抹了把脸算是完事。

黄少天过来住了两天,除了口袋里攥着三张毛爷爷和一部手机,其他什么也没带。这时候直接拉开喻文州的衣柜捞了件看得顺眼的T恤套上。结果人不清醒,那T恤前后都有双面绣LOGO,黄少天没看清楚果断就给穿反了,不但前后反了,正反面也反了。

喻文州一推门进来就看到那条长长的手绣标签像根舌头似的垂在黄少天胸前。

“噗……少天,衣服穿反了。”

“啊?”黄少天还在找裤子穿,这时候听喻文州说了低头一看也跟着尴尬了。急急忙忙脱了重新穿上。

喻文州摇了摇头,弯腰替他拿了条中裤,结果黄少天还臭美,嫌弃这中裤风格不搭他身上的T恤。

“你上次那条牛仔的!对对,卷边的那条,七分的。膝盖侧边还有几块补丁。”

那条现在这季节穿略厚了点,喻文州收到底下去了。不过这时候还是去给他翻了出来。

黄少天收拾好,对着镜子左右照了照,“帅!每天早上都要被自己帅醒!”

他自己满意了,还要对喻文州指手画脚,给挑了身据说和他身上的比较搭的。黄少天瞅了一眼镜子里低头扣衬衣扣子的喻文州,默默的转过了头,靠,竟然感觉比我帅是怎么回事。

早饭在外面解决了,到训练营刚好没有迟到。因为下午测试软件会更新版本,10点的时候又模拟测试了一次,喻文州的分数是11239。虽然距离他曾经的最好成绩差了一截,但看在训练营其他人眼里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训练营里少数几个女孩子都不约而同围过来跟喻文州“取经”。一般来说女孩子在玩游戏上的“天赋”总要比男生差一点,蓝雨训练营里男女比例自然也是严重失衡。这个年纪的男生显然也还没生出什么“怜香惜玉”的“觉悟”来,而且不但不知道绅士风度,还总要时不时秀一秀优越感,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矛盾,平日里也就互相呛两句而已,其中黄少天大概也能算是主力之一了。但喻文州不同,他既能和男孩子们打成一片,也同样受到了女孩子们的青睐。女生早熟,有点懵懂情愫也都喜欢这种“王子款”。这时候既有学习探讨的意思,也有点亲近的意味。

喻文州素来脾气好,耐心足,讲解认真,自己这两天突击训练有些什么心得想法都毫无保留。很快一整个训练营的小鬼几乎都围了过来,喻文州有理有据的讲,边讲还边演示,但是似乎是因为一心二用的关系,好几次都早早跪了。最后黄少天直接把他推开,“让让让让,我来我来,你说我操作。”

方世镜中午吃完饭路过训练营机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番场景,这倒让这位副队长小小惊讶了一下,于是饶有兴趣的留下来围观。

“……从这里开始会出现减速的小冰渣,随机出现,不过移动的时候即使碰到也不会中DEBUFF,只会掉一点血,所以要一直保持移动状态。但是移动的范围不能过大,最好不要原地跳跃,很容易撞到天上掉下的石头,半个身位格范围的左右晃动就行了。”

喻文州一边说,黄少天一边很是风骚的操作演示,计分器显示这已经是20000分以上了。喻文州喝了口水,“后面的我就没碰到过了,你们有问题还是问少天吧。”

旁边立刻有女孩子半是揶揄半是打趣到,“不要啦,黄少每次都是说一堆废话,完全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好不好。”

黄少天手上操作不停,“我去,怪我咯怪我咯?什么叫废话,这是你自己领悟力低,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智商低。”

这一下拉足了女性同胞的仇恨,马上有人站出来道,“这事儿黄少你自己说了不算。得大家点过头才行,你那讲解水准,比不上文州一根小指头。”

旁边一群人都围着跟着起哄。

“我已经拆穿你们的阴谋了,你们这是企图在离间我和文州的感情,我是不会轻易上当的,哼哼。”黄少天操纵着月上孤州来了个华丽的空中停滞转身落地,然后继续道,“你们敬爱的文州可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

喻文州也不去插嘴,他把位置让给其他人,起身去倒水。结果才走到饮水机旁就看到方世镜正站在边上。

“方副队。”

“走,请你喝饮料。”

喻文州也不推辞,点点头就跟了上去。

 

这栋三层旧楼出门右拐的街上有间便利店,算是照顾周围厂区里的工人。方世镜自己拿了瓶冰咖啡,喻文州拿的冰冻雪碧。

方世镜喝了口咖啡,两人一路往回走,“对下周测试有想法么?”

喻文州和职业选手的关系也都还行,毕竟那年代整个蓝雨俱乐部上上下下也没有多少口人,所有人都在一栋楼里训练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时候半开玩笑道,“能给补考么?”

方世镜理解的笑笑,“老魏这次一方面是想刷掉一批人,另一方面也有提一批人上来的意思。”

“……”

“怎么?感受到竞争压力了?”

“压力是一直有的。”喻文州笑笑,“毕竟我是输在起跑线上的。”

“那还那么用心教他们?他们手速都比你快,把他们都教会了,成绩都比你好了。”

喻文州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波动,显然这样的竞争关系他已经习以为常,学校里总有那么几个优等生提防着被人赶超藏着掖着一本好不容易淘来的金牌习题书。

“可是他们来问我,我就应该要认真的回答他们。”

方世镜心里暗想这小孩还真是优等生,估计思想品德得拿全优。但又觉得到底只有14岁,还是太理想太单纯。

但是喻文州慢慢道,“恶性竞争是不利于团队关系发展的。我们今天在训练营里确实存在竞争关系,但难保将来大家不是一个团队的队友。嫌隙生成了就很难去除,很容易埋下隐患。训练营的竞争应该是良性的互助的。”

方世镜还真没想到这小孩儿能想那么远。这下倒是轮到他结结实实的惊讶了。

喻文州有点俏皮的勾了勾嘴,他觉得嗓子有些痒,便轻咳了几声,“训练营只是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方世镜一路陪喻文州走回了训练室,魏琛正好从走廊那头过来。喻文州点头打了招呼,便坐了进去。黄少天还坐在他的位置上,看到喻文州手上拿着的汽水,一点也不客气得就接了过来,“还是文州想着我啊,知道我这都说了一个中午了肯定口渴了。”

“黄少你能不那么臭美往自己脸上贴金么。说不定喻文州这是买来自己喝的。”

“去去去,你懂什么,文州不怎么爱喝碳酸饮料。这家伙就喜欢这个茶那个茶,还必须要无糖的。所以这雪碧肯定是给我买的。”

围观群众又揶揄了黄少天几句,看差不多下午训练时间要到了,也就散了。

黄少天还坐在喻文州旁边的空位置上,猛灌了一口雪碧打了个响嗝儿之后,挑了挑嘴角,“我可都看见了啊,刚才老方找你出去了,这雪碧是他买的吧?”

“嗯,方副队请我喝饮料,楼下便利店的无糖乌龙茶都卖完了,就给你带了雪碧。”

“他和你说什么了?”

“担心我把老底都揭了,测试通不过。”

黄少天从小也是个小人精,但他为人爽朗大气,不想这些弯弯绕绕,只是这时候喻文州一提他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也煞有介事的皱了眉头,“哎,这倒也是。”但他很快就回转了过来,“怕什么,办法不都是人想的么。再说了,一个老师教的还老有人不会做题呢。要真的一个个都一教就会,那我大蓝雨简直前途无量啊。”

说完他和喻文州都笑了起来。不过这时候魏琛已经进来了,喻文州便催着让他回自己座位上。

 

技术部下午更新了训练软件的版本,据说对部分关卡难度做了调整。还增加了计时系统,即在规定时间内能获得多少分。计时方式将会作为最终的测试形式,而这对于喻文州来说,无疑是更加加大了难度。毕竟他跳10000分的时间和黄少天跳10000分的用时是完全不同的。

喻文州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果然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下午训练的时候喻文州总是有点集中不起精神。这种感觉很难言述,但总是有种身上哪里不太爽利的感觉。若是放在平时实在是很难察觉的到的,但在这样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测试下,就明晰了起来。

喻文州想着是不是周末两天睡得太晚,没休息好。又忍不住思绪有些飘散,是不是那台老旧的窗式空调声音太大,是不是身下这张有些瘸腿的椅子晃得太厉害……似乎任何一点声响任何一点异状都能分走他的注意力,头有些沉,屏幕看起来有些花。

当然这些都是十分细微的状态不佳。有些内在的“不适感”甚至喻文州本身都没有完全意识到,他依然勤勤恳恳得完成了一下午的训练,并且还是和黄少天留到最后才走。

黄少天照旧在车站买了烤鱿鱼串,喻文州嚼得有些心不在焉,他下午的训练成绩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大概就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软件的难度向上大幅调整了,加之那个5分钟的计时系统,让训练营里的大部分人都有点焦头烂额的感觉。果然是验证了方世镜的话,刷掉一批人的同时,也要提拔上一批人。同样是在这个下午,黄少天5分钟内的最好成绩是1万9千多。而喻文州,是6895。真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喂,喂,文州,文州?”

黄少天举着空了的签子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

“嗯……”

“你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黄少天撇了撇嘴,“是不是中午老方还和你说了什么?”

“不,中午真没说什么。”喻文州把自己手里剩下的半串烤鱿鱼塞给黄少天,“你吃吧,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精神不太能集中。”

“哎,早知道不拖着你熬夜了。”黄少天也不客气,接过来继续啃,“那今天晚上还练么?”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练啊,下周一就要考核了。”

“那行,我和我妈说声。”

黄少天挂掉电话的时候,公交车就来了。这个点数正好赶上上下班高峰,这里又是工业园区,公交车里的人口密度自然十分壮观。不过因为这里是起始站,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能坐到位置。

坐车回家若遇上堵车可能要45分钟。一车子的人挤在狭小的车厢内,空调倒是打得很足,冷风一阵阵得吹过喻文州裸露在外的脖子上,让他觉得几乎周身的热量都在迅速流失,手脚冰冷得几乎颤抖。他终于忍耐不住,不顾周遭人不乐意的目光,站起来将头顶的出风口给关上了。

黄少天把视线从手机游戏当中收回来,转头问他,“怎么了?”

“有点冷。”

“那和我换个位置。我这里还能晒到点太阳。”

车子在拥塞的道路上走走停停,一步三晃。喻文州用手肘撑着窗沿,头靠在手臂上闭目养神。日头从车身后方照过来,拉出很长的阴影。黄少天停下手里的游戏也凑过来试图张望前面排队的长龙。摸到喻文州的手的时候忍不住念了句,“这么冰?”

喻文州睁开眼睛,看起来有些疲倦。

黄少天把他的身体掰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肩上,“累了就睡会儿呗,到了我喊你。”

原也只是想闭闭眼睛,没想到后来竟然真的睡着了。黄少天把手机游戏退了出来,打开了企鹅。他们训练营有个群,群里面“怨声载道”,都是对今天训练软件更新的各种抱怨。有彪悍的女生直接打了一句,“诅咒老魏小丁丁短三公分。”这样的话。

黄少天适时接上,“被我看到了,已截图存证。”

群里大骂黄少天“叛徒”。黄少天“舌战群儒”战得痛快,时间也消磨的飞快。车子终于即将挪动到站,这漫长而让人疲乏的“旅程”在麻木与安静中结束。

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文州,到啦,起来了起来了。”

喻文州从一片浑噩中醒过来,彻底感觉头重脚轻。黄少天这时候也看出他脸色不好了,“喂,你没问题吧。”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却立刻捂着嘴转过头打了个喷嚏。

车子刚好到站,黄少天先把人拖起来下了车。离开空调车的保护范围,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但喻文州却依然觉得周身冰冷,仿佛那些热力都不能辐射进他的体内。

黄少天这时候终于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去,我说你今天怎么呆呆的,你这肯定是感冒了啊!快快快,快回去吃药。”

喻文州被他一路拖回家里,脑子里有些浑噩,一会儿模模糊糊想他怎么会感冒,一会儿又担心感冒严不严重,一会儿回忆他上次感冒是什么时候,最后脑子里却只剩下一个念头,下星期的测试怎么办……


TBC


这都六月了……为什么我直到现在才觉得自己得了5月病……

难道其实是农历5月么= =||||||


偷跑不忘打广告

《与光交错的命运》会参魔都O(申请ING)、成都O(代理接头ING)、妖都O(已寄卖)

通贩看这里: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bortII&id=39033566934

评论(2)
热度(89)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