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摘星星的少年(6上)

其实是想这次一起完结的……但因为各种原因……||||| 先扔一半吧……【喂】


*******************************


喻文州在家只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秉着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的原则照常出席训练营的训练。为了防止把感冒病菌扩散开来,还特地戴了口罩。

不过到底感冒了的人精神不太好,加之一上午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训练,喻文州午饭后就有些犯困。原想着在座位上趴一会儿也就是了,没想到黄少天直接就把他拽到了楼上。

三楼有一半是职业选手的训练室,还有一半则是网游公会的工作室。最近因为七夕活动,公会的人最近都是连轴转,日夜颠倒不说,基本也都不回家了,洗澡就蹭隔壁工厂的职工浴室,睡觉就在三楼的空房间架了几张简易床。这会儿中午也没人用,黄少天跟人打个招呼,就直接让喻文州在这里休息。

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就摆着挨着两边墙根各摆着两张钢丝折叠床。因是夏天,铺着草席,床上堆着没来得及叠起来的薄毯子,枕头看起来也有些日子没洗了。不过幸好安了个窗式空调,房间里还算凉爽,就是噪声大了点。

不过喻文州倒也不拘泥这些,他反而有点担心黄少天这样搞“特殊化”是不是不太好。毕竟训练营里那么多学员,得过感冒的也不是他一个。这个年纪的小孩儿虽说尚属单纯,但也保不准心里没什么想法。

“就你想的多,累不累。”黄少天直接把人摁倒在了靠窗的一张床上,“反正我们躲在这里休息他们又不知道。到时候问起来就说去外面逛了逛就行啦。”看喻文州躺好了,又把人往里头推了推,“进去点进去点,我也躺躺。”

喻文州也不问他怎么不去别的床上睡,从善如流的往里头挪了挪,两个人挨着一个枕头午休,闭着眼睛小声说话,黄少天给喻文州说最近荣耀论坛上的各种奇葩帖子,AA工会的守护天使黑了OO工会的牧师的头饰。X工会的泡面男追了半年的战法女神其实是个人妖。B工会的会长夫人七夕节千里送,却发现会长是有妇之夫。完全应了那句论坛、荣耀两个世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慢慢的,说话的声音低了下去,只余一室静谧……

 

喻文州模模糊糊间好像听到有人在压低声音说话。他睁开眼睛,床上只剩他一个人,那条原本被黄少天堆在床尾的薄毯子搭在他身上。门外传来黄少天和魏琛的声音,屋内飘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看来是魏琛来过这里了。

这栋老房子基本没什么隔音措施,即使关着门,两人的交谈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似乎是正在讨论野图BOSS和银装制作的事情。喻文州确实很少参与野图BOSS的争抢,一方面他兼顾着训练营和学校两方面,没有那么多的空余时间。另一方面,以他的“操作水准”,魏琛压根不会考虑到他。要不是自己和黄少天走得近,估计魏琛连他的名字也不屑去记。

这时候只听黄少天突然话锋一转,把话题拐到了下周一的考核测试上。“魏老大我们蓝雨现在就这么点人啦,再刷就没人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这档子事来了?之前就跟你说说做队长的事儿就给老夫脸色看。怎么,给喻文州讨饶来了?告诉你,没门儿。”

“我就随便问问,不关文州的事。”

“我说你也别护着他了,能护到几时去。老夫吃的盐比你小子吃的米还多,一看就知道他跟我们不是一路的,就不是这块料。老老实实回家读书不是挺好么,将来考名校挣大钱,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啊。跟着这训练营掺合什么……你们小孩子干什么总想着都凑一块儿,也不看看自己合不合适。”

黄少天紧跟着叽里咕噜反驳了一大堆。但显然再多的话语在喻文州不甚理想的测试成绩面前都显得苍白而无力。魏琛其实并不喜欢他和喻文州走的太近。这心态大概就和学校里老师不愿意看到好学生和差学生掺合在一块儿一样。似乎除去黄少天,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走职业选手这条路。学校的师长、父母,甚至是同学,都觉得他是突然异想天开——或是被黄少天带跑了,才想着要去凑这个热闹。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三分钟热度”熄灭,然后老老实实的回去走他的阳关道。没有人认为他能够真正坚持下来。

不过那又如何……喻文州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他正在做的是自己所喜欢的事情,梦想这两个字是最珍贵的却也是最容易被舍弃的。喻文州不想让自己成为那些钢筋混凝土丛林中的庸碌路人,他心中清如明镜,他对荣耀的喜爱与执着不需要他人的认可与评价,他所走下的每一步只要对的起自己的初心,那便是无悔……

黄少天气鼓鼓得推开门走了进来,看来没有在魏琛那里讨到什么口舌便宜。看到喻文州已经醒了,便忍不住吐槽起来,“魏老大真是太讨厌了。文州你下次指导战的时候一定要把他打趴在地上。”其实黄少天和魏琛感情还是很好的,这时候抱怨一下也不过就是心里面气不过罢了。

“这好像有点难。”

黄少天眨眨眼睛,“竟然只是有点难嘛?”

“是啊。”喻文州笑着回答。

黄少天半开玩笑道,“那和下周一的测试比起来呢。”

“如果我说是下周一的测试呢?”

黄少天伸手摸了摸喻文州的额头,“没烧坏啊……”

喻文州却突然敛了笑容,神情严肃,“少天,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么?还是你心里面觉得我赢不过魏队,现在赢不过,将来也赢不过……”喻文州停了停,看向黄少天有些僵硬在脸上的笑容,“少天,陪我做那些枯燥无聊的手速练习的,是因为你对我的同情么?”

黄少天一下子怔住了,他不能完全否认他在喻文州面前曾有过的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下意识的优越感。他认可喻文州的实力,但潜意识里又会矛盾地将喻文州摆在弱者的位置上。黄少天一时找不到说辞,他猜想可能喻文州听到了他和魏琛的说话,而他不经意的玩笑亦触到了喻文州的逆鳞,然而更让他觉得慌乱的是,他完全无法自证与反驳。他那些自认为理所当然的照顾与袒护的举动里有多少触及到了喻文州的自尊与底线……

喻文州看黄少天完全被他唬住了,心里也知道自己一时没控制好把话说重了,他从小早慧,眼里看的心里想的都远超同龄人,黄少天的赤子之心他自然感受得到,而他的说法对黄少天其实并不公平,“少天,你觉得我是团队战里的累赘么?”

“不!”这一次,黄少天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回答。

“如果和我1v1,用飞花水榭那张图,你一定能赢我么?”

黄少天默默得思考了一小会儿,然后缓缓得摇了摇头,“不……”就如同他刚才反驳魏琛所说的,虽然喻文州手速不够,但他总是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想到别人所想不到的,当你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想到了下一秒、下一分钟可能发生的。他的光芒只是暂时被一些瑕疵所掩盖,尚未被人发现。

“所以,我难道就没有可能真正打败魏队么?”

黄少天抬起头,面对前所未有锋锐如剑的喻文州,神情郑重,“不,虽然你现在还赢不了魏老大,但总有一天你会打败他……你必须击败他。”

黄少天蓦然感觉到一阵豁然开朗乃至热血沸腾,他原先所看到的所想到的仅仅只是荣耀这个舞台的冰山一角,视角单纯却空泛。但是现在喻文州替他铺开的画卷直指金字塔顶端的宝座。荣耀的顶点,最终的王者,每一个职业选手心中为之奋斗的目标,也同样是荣耀竞技所存在的意义。在这个赛场上,每一个人都是竞争的对手,包括最尊敬的师长,最要好的队友乃至最喜欢的人。

他此前对于成为职业选手的迷茫与彷徨,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真正的方向。拨开空中楼阁的迷雾,剔除天才的外衣,真正脚踏实地的踩在这荆棘之路上,去摘取名为荣耀的星光……

“最后一个问题。”熟悉的微笑又回到了喻文州的脸上,“喜欢我么?”

黄少天愣了三秒,突然反应过来,“我靠,你以为我会那么蠢习惯性摇头么!”说着扑过去“凶狠”得抱住喻文州,“我承认我觉得我荣耀打得比你好。但是这是事实,你不能这么小心眼的。我也知道你有你厉害的地方,但又总是忍不住替你着急,我去,这说不清楚……”

喻文州把尖尖的下巴搁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又蹭了蹭黄少天的脖子,打断了少年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我知道少天,对不起,我说得太过分了……”

黄少天伸手抱住喻文州晃了晃,“哎,多大点事儿。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总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觉得这点上你比我厉害多了,以后还是让你来当队长好了。”

“……”喻文州轻笑并没有接嘴,“所以,刚才的答案呢?”

“什么?”

“喜欢我么?”

“废话!老子那么帮你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是因为小看你!我又不是现实缺爱要来你这里找存在感,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做职业选手。以后一起打比赛!一起拿冠军!要让所有的荣耀玩家都牢牢记住我们的名字!”

喻文州终于不再顾及自己的感冒病菌是不是会就这样传染给黄少天,他只知道这时候他必须去吻住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把自己心底最真实最激昂的欢喜传达过去,他必须要告诉黄少天,那些语言所不能描述的……


评论(10)
热度(92)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