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摘星星的少年(6下)(END)

周五,喻家父母终于结束了外差,难得可以在家享受一个不用加班的周末。黄少天也在自家母亲大人的召唤下回了家,临走之前不忘提醒喻文州周一来他家吃饭,喻家爸妈工作繁忙没空出席黄家的“家宴”,便给黄少天包了一大堆带回来的礼物和土产,又看他一个人不好拿,喻爸爸亲自开车把黄少天送了回去。黄少天上车前趁着喻爸喻妈忙着放东西不注意的机会转身一口亲在喻文州的嘴角,“晚上记得上游戏!老地方等你!“ 

 

周末两天过的很快,黄少天这里一直在捣鼓黄爸爸给他新买的电脑。喻文州在家继续做他的跳方块训练,甚至连喻爸爸都难得有空的过来围观了一阵子,还提了些意见看法,别看喻爸爸现在一副技术精英的架势,其实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游戏发烧友,因此对于喻文州“打游戏”,喻家反而是喻妈妈出于对儿子前途的考虑而多有保留。

喻文州周日晚上上线的时候正好被公会里的人逮了个正着,一群终日沉浸在打架杀人中的PVP党们在公会频道里各种鬼哭狼嚎撒泼卖萌,“跪求开团!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我的武器还有20%耐久!还可以坚持!”、“今天媳妇在主城逛街看中一条小裙子,奸商漫天要价,被狠狠捅了一刀,已残血,急需人工呼吸!”、“可T可奶可DPS!求看得上眼的团长带走!”

一开始这些PVP党平日并不太参加公会的副本开荒作业,又因为一身PVP装也没什么别的副本团肯收,当时也确实只有喻文州肯带着这群杂牌军去推BOSS。喻文州虽然顾忌着明天的测试,但他也知道现在主流的几个副本早已进入了碾压阶段,这些人把CD留到现在其实也就是在等他这个“蓝溪阁副本六团”的挂名团长。

喻文州最终还是开了团,进团申请瞬间满了一屏幕,有人直接在竞技场里跳楼摔死爬出来占坑的,最后连黄少天都混了进来。10分钟不到一个副本团就满了,他们甚至连拍装备的老板和小号都已经预约好了,完全就是万事俱备只等开团。一群人浩浩荡荡开拔副本,喻文州开了麦和他们随意聊天。其实团里大部分人年纪都比他大,有的甚至已经工作,但经过这么久以来的开荒合作,大家都十分卖这个“小团长”的面子,也都知道喻文州是蓝雨训练营的学员。

“团长你最近训练营怎么样啦?”有团员顺便关心了一下。

“明天有淘汰测试,过不了的话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团里立刻炸了开来,“什么什么,明天竟然有那么要紧的测试?”“我看还是不打了吧,一个CD不打又不会怎么样,不要影响小团长考试啊!”“对的对的……”“好了好了,散团散团,该干嘛干嘛去……”

喻文州哭笑不得,“不要紧,本来也就是上来放松放松的。已经突击训练一个周末了。”

这时候黄少天也插了嘴进来,“打打打!团都组起来了,我也很久没打过这个本啦,说不定还能摸个隐藏出来!测试什么的你们放心好了,你们团长厉害着呢,明天肯定能过!”

蓝溪阁里没有人不认识夜雨声烦的,这时候也跟着七嘴八舌的把话题扯了出去。进了本,隐藏虽然没刷到,但BOSS一路都推得很效率。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稳坐输出第一的位置,甩开第二好大一截。不过喻文州开团的规矩,打本指挥的时候是不允许其他团员卡麦吱声的,黄少天也照顾着刷文字泡可能会影响其他团员的输出,因此只好拼命的刷喻文州的密聊频道,一会儿吐槽BOSS长得难看,一会儿打小报告团里哪个团员犯二,甚至还经常调戏团长。喻文州挑着有空的时候偶尔回复他一两个字,但还是经常被黄少天各种搞怪的话给逗得忍不住笑出来。

2个小时一点没纠结整个本就刷了下来,喻文州拍完最后一个BOSS的装备,一边算工资发钱,一边下定决心开了麦,“……其实还有个事想通知大家,今天很有可能就是我最后一次开团了。”喻文州清了清因为感冒有些沙哑的嗓子,“咳咳……嗯,明天就是训练营的测试,估计测试通过以后训练任务也会更加繁重起来,到时候可能没什么时间再来开副本团了。”

其实喻文州入夏以来就一直处在忙碌状态,开团的时间飘忽不定不说,也经常会出现一、两个礼拜上不了线,或者上线也没时间带团的情况。他原以为他们会各自去找团打本或者公会会安排新的团长来带团,没想到这些一路陪他开荒下来的人宁愿黑CD也还是在等他。

团员听喻文州这么一说,也纷纷开麦表示谅解。

“我们都是PVP啦,要不是小团长你开团,我们才懒得跟野团打本。”

“对啊,反正装备都毕业啦,打不打都无所谓嘛……”

“打本就是要和认识的亲友一起才开心的!”

“团长你明天考试要加油啊!”

“以后有空上线我们一起去野外巡山!”

“团长等你当了职业选手的时候不要忘了我们啊!记得到时候要给我们签名!”

“小团长是不是感冒了,要注意身体。”

“嗯,谢谢大家,我会的……”喻文州这时候不知道除了道谢还能说什么。他当然也曾羡慕过黄少天可以跟着魏琛他们去抢野图BOSS,去开荒高级副本,但因为他的操作缺陷却只能来带这些公会里的散人来打本。可是慢慢的,在天长日久的患难与共之中,他们已收获了最真挚的友谊,也让喻文州看到了荣耀另一个让人为之难以割舍的一面,不同于竞技赛场上的光环,却是真正的温暖人心。

黄少天的密聊紧跟着也敲了过来,“我去,你们团员是怎么回事,小爷我都快要被感动哭了好嘛!刚才还有人交易了我一大堆红药蓝药,给你的,怕你不肯收!我看看,哦哟,还有一大堆装备和材料啊,说他们PVP用不上那些……嗯?怎么不出声了……喂……不会真哭了吧……喂喂喂!”

黄少天见密聊戳了没反应,索性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喻文州接起来的时候鼻音听起来确实有些重,但他这阵子感冒也分不出来,“喂?少天?”

“要不要接个肩膀给你靠啊?小团长?”

“暂时还用不着,等蓝雨夺冠的那天再借我吧……”

“行,小爷给你留着!”

 

周一早上,天气预报今天有暴雨蓝色预警,一大早天空就阴沉沉的。空气沉闷而潮湿,无端让人心里生出些烦躁来。这两天喻文州的感冒已好得差不多了,大部分症状都已经消退,却唯独还是咳嗽。这也是没办法的,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都是感冒必经的周期。

上午的测试时间安排在10点整,训练营一共53名学生,最终会筛选出30人留下,同时还有10个训练营A组的名额,所有人都明白,所谓的A组便是职业战队的储备人员,是最有可能获得俱乐部签约的,整个训练营几乎所有人都把目标定在了这前10之列。

喻文州生怕路上暴雨堵车,赶早出了门,虽然喻爸爸有提出可以开车送他,但训练营和父母的公司南辕北辙相去甚远,喻文州也就拒绝了。不过他到的早,没想到黄少天到的比他更早,这会儿整个训练室里就他们两个,黄少天照例带着耳机玩扫雷,喻文州坐在一旁做着最后的“练习”。

喻文州对自己的状态还算满意,心态也挺放松。这一把最后是因为喻文州嗓子痒没忍住咳了两声才跪的。他自己并不太放在心上,结果反而是黄少天紧张起来,“咳嗽这事儿说来就来又不能忍着太影响发挥了,可千万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呸呸呸,乌鸦嘴!”说完他眼珠一转,“啊,我去楼下便利店看看有没有喉糖买!到时候含一个就不咳了!”

说完也不等喻文州答应,一股脑儿把东西往人手里一塞,拿了钱就跑出去了。喻文州想想楼下便利店不过几步路,也算是承了黄少天的心意……

 

结果一直等到其他训练营学生都陆陆续续到达,黄少天还是没回来。9点35分,喻文州给黄少天打了电话,拨号音响了几次倒是就被接了起来,还能听到黄少天有些气喘的声音,“喂?文州?还有什么事?”

喻文州说话的语气禁不住有些急躁起来,“你跑哪里去了?”

“……嗯,哦,楼下那个便利店今天没开门啊,我就借了自行车跑到四海路这个路口的超市来了嘛。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别急。平常心!平常心!我就这么多跑了5公里路就扰乱了军心那可就太罪过了啊……阿弥陀佛……”

喻文州也就是怕他出意外,这时候听这家伙在电话那头一边呼哧呼哧的踩自行车还不忘叽里呱啦精神好得不得了,也只好无奈道,“骑车专心看路,注意安全。”

“知道知道,马上就到!”

9点50分,黄少天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和魏琛踩着前后脚进了训练室。魏琛嫌弃的轻踹了他小腿肚子一脚,“小兔崽子,快去坐好。”黄少天吐吐舌头,堂而皇之的坐到了喻文州旁边的位置上。乘着魏琛在上面说一些测试的注意事项,悄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纸包装的薄荷糖,剥了一粒,天热加之一直被贴身放着,糖微微有些化,黏在包装的玻璃纸上,黄少天一手的汗,也不好去拿直接就着玻璃纸递到了喻文州嘴边。

“哎,我特地买的超强薄荷,据说绝对提神醒脑,效力百倍……”黄少天背广告词背的顺溜,看喻文州颔首把糖舔走。又把剩下的都放在他面前的桌上,“今天我是寿星我最大,现在你吃了我的糖,本寿星给你好运加持!一定没问题的!加油!”

黄少天这话刚说完,坐在前排的家伙就转过了脑袋来,“还有这说法?黄少,糖还有没有啊,来一颗呗。”

“滚滚滚!我这糖给文州买的,他感冒,你凑什么热闹!”

“不是寿星好运加持糖嘛!见者有份见者有份!”

“来来来!”

结果周围的人一哄而上,风卷残云得把一卷薄荷糖给瓜分了。黄少天象征性地抗议了几句,眼看阻挠无望,于是立刻跟着也抢了一颗下来给塞在了喻文州口袋里。

10点,原本还闹闹哄哄的训练室瞬间归于了安静……只余下键盘鼠标交织出的规律击打声,那些因为荣耀而聚集在此的少年们即将迎来他们漫长征程上最初的挑战。

 

午后,酝酿许久的暴雨倾盆而至,室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隔着水帘甚至能看到对面厂区敞着的窗子里被吹得高高兜起的黛青色窗帘。

魏琛推开训练室大门的时候,就像是施展了一个时间静止的魔法。原本还三三两两凑做一堆悉悉索索的小鬼们突然就全部安静了下来。他们维持着上一秒做出的动作,但视线却齐刷刷得都盯着魏琛——或者说是魏琛手上拿着的那张A4纸。

黄少天鬼鬼祟祟得想凑过去偷瞄两眼,结果被魏琛一巴掌推了开去,“老实点坐好。都回位子上坐好了,现在开始宣布上午测试的成绩,和入选A组的名单。”

黄少天旁边的位子从放暑假开始就是空着的,原先坐在这里的是个小胖子,操作也还不错,但似乎家里死活不许他走电竞这条路,后来也就没再来过。这时候喻文州刚想起身坐回去,就被黄少天一把拽了回来,他捏着他的手,虽然训练室里的空调一直开得很奢侈,但这时候两人都能感受到垂在桌子下面交握的手心里满是粘腻的汗水,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魏琛清了清嗓子,从第一名开始报名字和成绩……

“黄少天,32976分。”这显然是意料之中的,黄少天的成绩甩开第二名足足有3000分。

……

一个又一个名字念下去,第五名开始往后分数咬的十分紧,甚至七、八两名是并列分数的。喻文州感受到胸口好似慢慢得开始裂开一道深长的口子,像是地狱的深渊,他的心脏亦在不停的下坠,眼前代表光明的天空越来越遥远,越来越狭窄……他紧紧攥着黄少天的手,等待着最后审判的来临……

“A组最后一个……”魏琛突然停了下来,眼神梭巡了一圈,但并似乎并没有在任何一个人脸上停留,他放下手中的A4纸,最后不经意的瞄了黄少天一眼。

“第十名,喻文州,19582分。”

窗外,雨霁云开,天光正好…… 

 

月上孤州的脚下是一片瑰丽璀璨的星海,大小不一的明星交织出一条乳白色的纽带,银发的术士正在其上轻巧的跳跃。星光在起落之间弹跳,熠熠生辉,银河似看不到尽头……

荣耀七夕节特别活动——鹊桥相会,正好选在了黄少天生日的当晚举行。据说第一对跳过银河相会于中点的情侣将会得到系统赠送的神秘礼物。黄少天出于凑热闹的心态拉着喻文州一起参加。结果没想到那蜿蜒曲折的星河竟然和刚刚结束的训练营测试异曲同工。

月上孤州和夜雨声烦分别从不同的入口进入这片星海,开始独自的征程。游戏设计两人在这张特殊地图内是不能语音交流也不能打字聊天的。不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现在正胳膊挨着胳膊坐在一起,桌上还摆着黄妈妈削好的水果盘……

比起蓝雨那丧心病狂的测试软件,跳银河的任务显然就简单太多了,喻文州游刃有余,边跳边道,“少天,生日礼物你想要什么?”

“哎……你要送我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又不缺什么……”黄少天对生日的“执着”也无非就是冲着可以跟老爸老妈要礼物去的。除此以外这一天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喻文州虽然手头比之同龄人宽裕很多,但那都是父母给他的生活费,如此拿去商店买个什么回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意义。并且以他和黄少天的关系,两人也确实都并不十分在乎这些流于形式的物质往来。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又不是那些满脑粉红色幻想的矫情女生。”

月上孤州终于跳上银河的拱形顶端时,夜雨声烦已经站在了那里。金发的剑客张扬肆意的迎风而立,身后披风猎猎,群星闪耀,仿佛洪荒初始便驻守于此……喻文州突然停下脚步,他敲开快捷键,翻了翻随身背包里昨天副本团姑娘们给他凑的装备换上,虽说他本身并不十分在意外观,但在这样刻意制造的情景下,果然还是要统一一下画风才好。月上孤州换上了一身银白色长袍,儒雅飘逸,犹如寒天高挂的皎皎孤月……他慢慢的向剑客走去,两人按照系统发布的任务要求,共同在银河之巅点亮一盏水灯,随着静静燃烧的明灯在星群簇拥间冉冉升起,荣耀系统跳出了最终成就……

“恭喜月上孤州与夜雨声烦完成有缘千里来相会任务……”

黄少天做出一脸大功告成的样子,一推键盘,伸了个懒腰,又插了块生梨塞到嘴里,“啊,我想到了!”

“什么?”

“生日礼物啊!你已经送给我了!”黄少天亮晶晶的眸子像是聚拢起了屏幕中的星光,他凑到喻文州跟前,“你训练营测试通过就是礼物啊!因为你已经把你今后很多年很多年的时间都送给了我,以后还要一起多多努力啊,喻文州同志!”

喻文州笑着接受了黄少天随之而来的亲吻,独属于少年间青涩而甜蜜的吻。他看着屏幕上站在一起的两个账号,看着包围他们的点点繁星,心中升起无限澎湃——总有一天,他们会将这些星光都牢牢握在手中……

崭新的画卷在脚下铺展,属于荣耀勇者们的征程也将翻开全新的篇章!

 

END

 

跟我念: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滚

 

好吧,说正事,关于黄少的“生日贺”……

小伙伴们决定给黄少出一本生日合志,这篇也会收录其中
本子的名字应该叫《天文学导论》【是不是听起来特别高大上又特别蛋疼——喂】

其他还会有别的小伙伴的文会陆续放出【抽打某两个赶死线的】

欢迎鞭策~~

会努力赶一下妖都O

 

嗯,我说完了……

 

 

评论(17)
热度(124)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