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一家之主(给粗粗《仓鼠2》的G)

@给粗粗 @重金属 的G,特别短小精悍

@PO主手已残,大家感受一下心意就好了,请支持粗粗!仓鼠非常非常萌,用我一生的节操保证!

@这个是草稿版,想看没有错别字的版本么,买本吧【滚远点


************************************


窗外风和日丽艳阳正好,G市的春天来得很早,半下午的太阳晒得人只觉得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般舒坦。蓝雨战队的下午训练正好暂告一段落,卢瀚文迫不及待地摘下脑袋上的大耳机,推开座椅,蹬蹬蹬跑向了隔壁的休息室。休息室的外延式窗台上摆着一只豪华大铁笼,两只毛茸茸的团子正躺在笼底的木屑上晒肚子。正是他上周路过花鸟市场被地摊大叔忽悠而买回来的两只仓鼠。

银色背毛白色肚子的被取名叫州州,而一旁奶黄色背毛的则被叫做天天。虽然黄少天对这两个名字表达了强烈不满和谴责,但奈何另一方当事人喻文州对此不置可否并不配合黄少天的抗议行动,于是这两个名字就被这么默许了下来。

两只蓬松柔软在微风中轻轻晃动的毛团子紧挨在一起,时不时互相蹭一蹭。卢瀚文托着脸趴在一边一脸幸福,完全忘记了黄少天对他再三强调的“仓鼠是独居动物,必须分笼饲养”的说法。

明明看起来就很和谐嘛,完全没有打架的趋势。黄少自己都没养过仓鼠,老板都说了养一只会孤单,两只一起养有个伴。卢瀚文心里嘀咕了几句,趁着休息最后十分钟手脚麻利得给换了水加了饲料,并且发了毛团晒肚照到微博后,心满意足得回到了训练室。

 

 

比起之前短命而孱弱的金鱼来,这两只仓鼠可谓生命力极其旺盛。而原本可能只是三分钟热度的卢瀚文也越发上起心来,连带着蓝雨的餐桌话题也从荣耀和妹子变成了荣耀、妹子和仓鼠。

黄少天正义愤填膺神情激动的控诉着天天今天下午的“暴行”,“我次奥,好心好意给他喂个磨牙石,小畜生竟然直接上来咬我的手!知不知道我的手有多金贵!咬坏了他赔得起么!老子一根手指头能换一车仓鼠!”

“黄少,仓鼠眼神都不好的啦。”卢瀚文一边啃着排骨一边不以为意得回到。

“不,这都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换个水也差点把我给咬了。我觉得都是因为你不分开养的错,搞得它暴躁易怒。动不动就无差别攻击360度AOE。简直就是24小时时刻开着怒血狂涛的狂战士。”

“也只有黄少你是这样吧,队长摸天天的时候他就很乖,动都不动。”

黄少天不屑的眯了眯眼睛。

说也奇怪,虽然天天和黄少天在名字上有着不可言说的“缘分”,但这一人一鼠简直就是天敌般的存在。也许天天之所以不和州州打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把全部攻击力都转移到了黄少天的身上。也幸亏黄少天耳聪目明眼疾手快每次都闪避了天天的攻击,尽管如此出于对黄少天人身安全的考虑以及蓝雨战队的稳定和谐,喻文州还是再三要求黄少天不要接近那只仓鼠。

原本黄少天身为高智慧灵长类动物也犯不着跟一只啮齿类动物过不去,但每次看到天天全身散发着幸福到要升天的气息在喻文州手心里打滚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莫名还是觉得非常不爽。这区别对待也太大,让他不禁怀疑难道是本剑圣剑下亡魂过多戾气过重导致生灵不进么……

但是州州很喜欢黄少天,甚至有过把囤在木屑下面的瓜子投喂给黄少天的举动。结果导致了天天更加“丧心病狂”的攻击。围观群众纷纷表示真是一场孽缘。

喻文州喝完了碗里的汤,也加入到了谈话之中,“我问了我养过仓鼠的朋友,他也说分开来养比较科学健康。不然很可能会出现互相残杀的惨剧。”

“可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打过一次架。”卢瀚文对此表示坚持,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是会不小心就抱有“也许我是特殊的”中二想法,“而且黄少你也不想和队长只能隔着铁笼子遥遥相望吧。”

“我次奥,关我们什么事情!”黄少天伸手扒拉了一把卢瀚文的头发,“这是什么垃圾比喻,你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么。而且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上次养两条金鱼死了的时候还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

卢瀚文撇了撇嘴,“好吧,如果看到他们打架的话就把他们分开好了。”

 

一个月后,州州和天天依然相安无事的挤在一起晒肚子。甚至在喻文州给他们剥瓜子时,州州会主动把瓜子仁让给天天。

“……”黄少天是时正靠在一边翻最新一期的《电竞周刊》并且在娱乐八卦版的角落里看到了关于眼前这两只仓鼠的小篇幅报道,“《电竞周刊》也堕落了,上礼拜八卦周泽楷的新发型也就算了,这礼拜连两只老鼠都能占个格子了。”说完转眼一瞄,只见喻文州正伸出根手指挠天天露出来的肚子。小家伙舒服得挺尸在木屑堆里,连动都不带动的。

黄少天看着眼热放下《电竞周刊》也蹭了过来,只是手刚要伸出去,原本还一动不动的天天突然就蹿了起来,两只黑漆漆的圆眼珠子一脸敌意得冲着他得方向,虽然明知道仓鼠是“超级大近视”,但黄少天还是决定不要继续挑战自己的反应速度了。他转而去摸一旁正在专心剥瓜子的州州。州州表现得极其温顺,无论黄少天戳哪儿摸哪儿,都一脸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

空气中弥漫着新炒的葵花籽的喷香气息,黄少天玩了会儿仓鼠注意力就被喻文州同样专心剥瓜子的样子给吸引走了。拇指和食指扣着瓜子的两边轻轻一捏,随着一声清脆的“啪”,瓜子壳裂开,便露出饱满的仁,要是碰到捏不开的,便拿到嘴边用牙齿磕,也是非常轻巧随意的样子。拨好的瓜子仁都码在一旁的塑料小盘子里归了两只仓鼠。

黄少天渐渐看得有点移不开眼,只觉得喻文州嗑瓜子的样子也优雅迷人得不行,转而又想自己大白天的发花痴果然是春天到了么……

黄少天正趴在一边默默吐槽自己,便见喻文州捏着一颗瓜子仁递到了面前。黄少天眯着眼看那颗长得极其周正四角俱全的瓜子仁,并没有要伸手去接过来的意思,“你把我当老鼠喂啊……还有你手刚摸过仓鼠。”

“已经拿湿纸巾擦过了。不要?”喻文州说着笑起来,“看你盯了我那么久还以为你也想吃呢。”

黄少天下意识得舔了舔嘴唇,“是想吃,但不是瓜子。”说着还是张开了嘴。

结果剩下的瓜子都进了黄少天的肚子。被半路截胡的两只仓鼠——尤其是天天,正在非常努力的把属于他们的瓜子仁都藏进木屑堆里。

“哎,这俩好像还真不打架啊?”

“据说这只是假相,实际上是已经形成了强者压制弱者的局面。”

“所以不是不打,是知道打不赢咯。”

“没错。”
“你看他们俩到底谁比较厉害。”

“应该是州州吧,他有食物分配权。”

“啧……”黄少天看起来对这个结论不太满意,“我看天天的攻击欲望更强烈一点。”

“因为他处于弱势缺乏安全感。”

“……”黄少天表示不服,即使是仓鼠,但既然是享有了我名字一部分的仓鼠就必须拿出剑圣的气魄来!只不过他自己在喻文州面前也从来没几回能硬气得起来。

 

黄少天把笼子门锁好,又帮着喻文州收拾了桌子上的瓜子壳。时间差不多就到饭点了,两人拿了外套准备去食堂。临走前黄少天回头看了眼窗台上的仓鼠笼,只见天天正愉快地在滚轮里蹦跶,而州州却一直守在笼门旁,两粒圆圆的黑豆眼像是正向这边望来,这架势还颇有点主人家送客人的样子。

黄少天转过身看了眼走在自己前头的喻文州,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句,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强势弱势,这分明就是一家之主啊……

 

 

END

 


评论(4)
热度(253)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