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Rain Drops【黄少生日快乐!】

#是给→黄少天庆生礼盒←的G文 请大家多多支持!! 

#对,没错我又拿G文来混数了【抱头蹲】总之心意最重要QAQ

#是码农的平行AU梗

#依然奔跑在傻白甜的大道上

#OOC和弱智属于我,智慧与时髦值属于喻黄!


**************************************


喻文州将屏幕最上方的窗口关闭,取下耳麦,只觉得积攒在身体里的最后一点气血值也已消耗殆尽,他仰靠在办公椅上,办公桌上的台灯发出昏黄的暖色调,在头顶的天花上晕开一片暗沉的光,连续2周来高速运转的头脑在这一刻彻底偃旗息鼓。当然完成一场出色的跨国presentation并不是这个项目的终结,恰恰相反,这只是开始。

但现在,喻文州不想再思考更多,他仿佛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摁下锁屏的快捷键,剩下的只是犹如一条脱水的鱼般瘫在那里。桌上的咖啡已经完全冷掉了,过去2周他消耗地咖啡实在有点多,以至于此刻明明疲倦已经席卷了周身的每一个细胞,大脑却依然在飞速地空转。以至于一种无处着力的空虚感渐渐围拢过来,漆黑的办公室,孤岛般的灯光,刁钻的客户,永无止尽的Bug,没完没了的项目……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自己在这样的情境下被负面情绪所吞噬,饶是喻文州这会儿都忍不住开始质疑难道未来都要在这样漫无止境的资本主义压榨中度过余生了……

便在这时,喻文州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喻文州工作时间都会把手机转成震动模式,有时候甚至因为开发到了修罗期索性就静音了。但也是有例外的……

“喂。”

“喂喂喂,你结束了没啊?没什么大问题吧?”

“恩,结束了,没问题,不负组织重托。”

喻文州的智能机上装了个黄少天自己写的系统小插件,其功能为所有来自于黄少天的电话都不受系统静音设置干扰。

“啧啧啧,知道你presentation肯定没问题的啦,我问的是你自己啊,你听听你那要死不活的口气,简直就是被狐狸精榨干了阳气……”

“啊是啊,到底是哪个狐狸精前天半夜缠着我啊。”

“喂!”如果人可以顺着移动信号爬过来,黄少天保证现在就要扑过来咬人了。

喻文州将电话换到左手,“我马上就回来,你也不用等我了。”他走到窗前向着地面瞄了一眼,“啊,下雨了……”

“对啊对啊,我打电话来就是来问你啊,要来接你嘛,还是你自己打车回来。不过下雨了不好打车啊。”

“没关系,我用软件叫个车就是了。”喻文州自己那辆车昨天送4S店去保养了,他也不想黄少天大半夜再来跑一趟。

对面哼唧了一声,算是应了,“那行,我把宵夜热了等你回来。”

“好。”

 

 

结果打车计划并不顺利。这一代是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周边高楼林立,网罗了众多世界知名的金融霸主与IT巨头,而对于那些平日外表光鲜亮丽、加起班来猪狗不如的精英白领来说,夜班出租就显得十分紧俏了,尤其是在这样的雨天。

结果等了一刻钟叫车软件还是没有回应,喻文州无奈收拾了东西准备先下楼,刚好看到还有一辆车等在大楼门口,结果偏巧有个小姑娘和喻文州同乘一部电梯下来。尚显青涩的女孩子,脸上扑着厚厚的粉却也不能在这样的深夜掩盖浮肿的眼皮和眼里交错的血丝,喻文州主动放慢脚步把车子让给了对方。

生活真艰难啊……喻文州看着雨幕中绝尘而去的车尾灯,心有戚戚焉。门口的保安和喻文州倒是相熟的,见状也过来帮忙拦车,“喻总监又熬夜开越洋会议啦。要叫车下次直接打电话下来嘛。”

“太晚了,想你们大概都休息了。”

“哪儿能啊,值夜班偷懒被发现是要扣工资的。您先到里面去等着吧,外面下雨。”

喻文州道了谢,刚准备退回去,只听身后传来两声汽车鸣笛声,一束灯光打在地上,将自己打着伞的身影清晰的投射在地面上,如同一幅剪影画。

喻文州眨了眨眼微微有些出神,他到底浑身疲惫,一时竟有些无法做出应对。

司机似乎是等的有些不耐烦,又摁了两下喇叭,随后似乎又觉不够,索性摇下了车窗,探出头来,“愣着干什么,上车啊大少爷!”

喻文州哑然失笑,一旁保安也是认识黄少天的,笑嘻嘻地过来,“黄少那么‘早’过来打卡啊。”

黄少天虚握拳头挥了两下,“就你废话最多,小心我跟物业投诉你们保安玩忽职守!”

喻文州收伞坐进副驾驶。黄少天跟保安小哥道了别,脚踩油门,车子平稳地滑出了大厦门口的行车道。

喻文州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大概和那一年他从地铁站里走出来的时候,黄少天举着伞凑过来跟他抱怨“为什么打你电话你不接”一样吧。

喻文州把椅背放平,懒洋洋得歪在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黄少天说话,“不是让你别来的么?”

“我不来你今天是要睡公司啦。”

“没想到会没有车。”

“对啊,我也是看到宋晓他们在说今天不好打车。”黄少天把着方向盘把车子汇入了主干道,他乘着红灯瞥了眼一旁半响没说话的喻文州,“这会儿不堵车就20分钟的路,你别睡啊,回家再睡。明天我帮你请假。”

喻文州闭着眼睛,没一会儿又嫌车窗外的灯光太过刺眼,便抬手挡了一下,对黄少天的话也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原先似乎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的大脑,这会儿竟已经到了思绪模糊的边缘,不可逆转地将要停摆。

而窗外一盏盏逆行向后的路灯,让喻文州产生了时光回溯的错觉……

黄少天大概是怕他真的睡过去,便随便找了话题和他聊,“哎,你猜我刚才在竞技场碰到谁了?”

“嗯?”

“你肯定想不到啊,我碰到老方了!”黄少天咧了咧嘴,“那个号我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外观骚包得要死,还特别喜欢用高数公式给账号起名字,你说一狂剑士叫什么拉格朗日中值定理啊,太拉仇恨了,竞技场里肯定第一个被砍死。”

 

黄少天说的人叫方世镜,是他们大学时期的辅导员。与其说是师长身份不如说是大了几届的学长,一开始还能端个小老师的架子吓唬吓唬这些刚从高中毕业的小鬼,不过没几个星期就原形毕露和班上的男生们打成了一团。尤其黄少天所在的计应(2)班,在理工科院校和计算机系的双重DEBUFF下,达成了登峰造极的阳盛阴衰——没有一个女生。

黄少天大学里和喻文州就是同学同寝,他们住的是学校新盖的三人间,寝室另一个室友是现在同样在一个组里的郑轩。喻文州当时是班长,黄少天大概是因为和方世镜玩得好,被任了个团支部书记——其实这个职位一般是由女生来担当,只是因着他们班的特殊情况,以至黄少天每次去团委开会都是鲜花丛中的唯一一棵绿草,羡煞众人。

 

“老方这家伙,博士学位终于到手了,不过看样子他是准备一辈子赖学校里不出来了啊。”

“他要留校么?”

“对啊,他说才不想做加班狗过劳死。还跟我说如果蓝雨有什么科研项目不要忘了当年的‘相助之恩’。”

 

都说没有逃过课的大学生涯是不完整的。那会儿黄少天作为团支书就逃课一事上一直是起着领头羊的表率作用的,如果不是喻文州压着,估计整个班都得被带跑。出勤率在期末总分里算20%,虽不算大头,但可救人于危难之中。当时也因着方世镜,那些逃课大王们才得以保住这救命的20%。

不过黄少天翘课也是有原则的,关系学位证书的专业课不翘,相熟老师的课不翘,方世镜特别关照的课不翘,是为“三不翘”。

曾经有个脾气特别犟的公共课老师因为全班出席率不足50%,把身为班长的喻文州批了整整一节课。事后被黄少天知道结果下节课剩下的50%也失踪了。当然这事儿最后黄少天也没落到好下场,不仅交了检讨,那一届上校级党校的资格被取消,最后学期末的奖学金也打了水漂,这才保住了兄弟们不被集体挂科。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方世镜的斡旋,可以说大学四年,方世镜没少给黄少天擦屁股。

 

“好像隔壁是有个大数据的项目想找高校呢?”

“哎?真的真的,那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赶快活动起来,先下手为强。还有你手下今年那几个实习名额。”其实自打喻文州坐上技术总监的位置手里有了生杀大权之后,每年的实习生名额都是优先母校的。现如今也算是母校小学弟们心目中的传奇学长了。每年新生入学计算机系雷打不动的保留项目就是喻文州的“鸡汤”讲座,就连其他系的学生都慕名来听——多数是女生,规模从一开始的普通教室到最后今年直接给搬到了院级的开学典礼上。

黄少天为此还揶揄他,以后不干IT了,可以坐家里写书炖鸡汤。

 

“哦,有一个我看不错。老方还特地给我推荐了的。今天一起打竞技场了呢,小子也是玩剑客的,我看着就是做我们这行的料。能吃苦能背锅!最重要的是有我当年的风范!”

这话全无逻辑关系,不过看得出黄少天倒是挺中意这个小学弟,喻文州也来了点兴趣,这会儿和黄少天说着说着精神也好起来了,“你当年什么风范?鼓动全班翘课的造反风范?”

“那倒没有,小爷我这惊世壮举必须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不过听说他前两天在宿舍里私拉电源差点被开除出宿舍。”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男生宿舍的私接电源大概能跟女生宿舍的热得快并称宿管双煞,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这就让你感同身受了?”

“光是私拉电源倒也罢了,他在寝室里开锅起灶煮火锅,还把当时值班的宿管会都给贿赂了,没想到那天正好碰上校学生会随机抽查,东窗事发,那家伙为了毁灭证据直接连锅带里头的粉丝鱼丸全给从阳台上扔了下去,正好泼到了路过的数理院院长。不过幸好是吃剩的冷锅,不然真成故意伤害了。啧啧啧啧。”

喻文州听黄少天说得眉飞色舞,忍不住摇了摇头。

“哦,还有还有,这小子自己配了台电脑,买了星尘5DS9600的显卡,结果预算超支,最后也配了块AMD芯片!哈哈哈哈哈!听说后来老方还特地掏钱送了他台电风扇!”

 

那时候学校周边的网吧十分火爆,稍稍去晚了点就抢不到座位。后来黄少天一咬牙,拼着一学期吃泡面的决心,硬是存下了3个月的生活费买了台台式机——不过因为喻文州的接济买的一箱泡面最后都便宜了其他人。而为了能在野图BOSS中占据性能优势,黄少天索性一卡顶天,直接挑了当时荣耀官方首推的那款彩虹龙GX700,只是这样一来其他预算都被大幅度压缩,最后在挑选CPU时,伟大的剑圣向廉价的AMD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来自黄少天的原话。

由此造成的副作用便是室内温度一旦超过25摄氏度,AMD的原装风扇便会展开丧心病狂的噪音攻击,其导致的污染简直可以让整栋楼的男生统统狂化,不仅如此,连带着游戏效果也大打折扣。

最后还是喻文州想出了个把电风扇对着主机箱吹以加大散热减轻风扇工作压力的主意。只是那时候一个寝室只有一台电风扇,黄少天拿去服务电脑以后,就只能自己光着膀子在显示器前汗流浃背。说实话,喻文州还真的很怕哪天上课回来一打开寝室就收获一只中暑的黄少天,因此每次都会给他带冰可乐。冰凉的易拉罐贴在脸上,黄少天整个人先是被冰得一激灵,随后又舒服的眯起眼睛,不停蹭着可乐罐子难解难分的样子实在是太像喻文州小时候养过的猫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好意思笑别人?我那时候怕你中暑,还偷偷在急救药箱里备了两瓶藿香正气水。结果倒没用上。”

黄少天抽了抽嘴角,“你这有点遗憾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是真爱就不要再提这些黑历史!”

 

后来那台电脑在毕业的时候被黄少天以150块的价格卖给了学校里收废品的大爷,对方本来只肯出100块,硬是被黄少天叨叨到了150,多给的50大概其实是封口费。

学生时代的回忆在多年后翻阅起来总是会引发很多感叹。那个时候说的好听叫年少轻狂,其实就是浑身上下冒着傻气。即便是喻文州也有过特地置办了一套正装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去面试,结果踏进人家公司发现T恤裤衩人字拖才是主流,自己就好像穿着燕尾服在逛菜市场这样的尴尬经历。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真年轻啊……”

黄少天把着方向盘开上了高架桥,“你这什么口气,喻总监,你还没30吧?”

“也快到奔三的终点了。”

“我看你是加班加傻了。要我说乘着这项目还没开始,先把剩下的年假都休了。咱俩出去转转。”

“……”喻文州没有立刻给出答复,照理说,喻文州身为技术总监,黄少天是项目经理,两人如果一起跑了手底下那群兔崽子就彻底群龙无首无法无天了。

“啧啧啧啧。”黄少天咂了咂嘴,“喻总监忙啊,日理万机啊,蓝雨一日不可或缺啊,这要是哪一天喻总倒了,整个蓝雨都得喝西北风了。”

“少天……”

“哎,停。”凌晨3点的高速几乎是他们的专用车道,黄少天油门一脚踩到底,他眼睛专注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脸上方才还戏谑的神情此刻已尽数收敛了起来。

喻文州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喜欢这份工作,充满挑战与机遇,尤其是随着蓝雨的蒸蒸日上,他几乎是站在了社会发展的前沿乘风破浪,但是与此成正比的自然是高强度的工作与几乎全年无休的加班。

 

喻文州当年随着黄少天一起进的蓝雨,当时的项目经理魏琛其实并不太看好他。魏琛自己是个野路子,跟黄少天倒是一拍即合了,反而是对年年一等奖学金,科目等地全A的喻文州爱答不理。但是进入蓝雨的喻文州,就像是游鱼终于回归了大海。他坐在这里,便已经已最快的速度进入了角色,走上了心目中的战场。

即使一开始接触不到核心的开发代码,甚至连简单的外围开发工作都捞不到。魏琛直接把他指派给了QA Team(Quality Assurance),让他去给测试打下手。黄少天对此倒是有些愤愤,但喻文州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而且由于其出色的学习与工作能力,测试组长也很快将喻文州提升为了左膀右臂,毕竟身为而立之年的已婚人士,身边下属都是妙龄女郎,实在是不太方便。加之喻文州本身长相干净又知礼识趣,很受测试姑娘们的照顾,也由此在这个测试开发三天两头都恨不得来一场真人PK的险恶环境中,竟渐渐通过和黄少天的互动架起了沟通的桥梁。

那会儿开发那儿要是碰到实在没法重现解决的Bug,就派黄少天过来卖萌讨饶。若是喻文州手上的Ticket(注一),自然好说话,说清楚情况直接给关了就是,毕竟开发阶段的脏数据或是运行不稳定也是造成Bug的一大因素。若是别人的,同组姑娘便是看在喻文州的面子上也能给开个绿灯。更何况因为喻文州的关系,黄少天有事没事就来QA这边晃荡,他也是个嘴甜讨喜的,又隔三差五零食点心的伺候着QA的姑奶奶们,也是混得如鱼得水。

及至后来开发组两名成员跳槽,导致人员紧缺魏琛想把喻文州再调回去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了。最后还是喻文州自己表示心向开发,QA才勉强放了人。

 

车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凝滞。一路安静地驶下了高架桥,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前,黄少天突然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他松开保险带,转过身子静静得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知道自己现在得样子其实并没有比先前遇到的那个女孩子要好到哪里去。黄少天在担心他,但是却也一直在克制自己。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从来一往直前的黄少天在为了他犹豫踌躇,还能有什么比得上如此甜蜜的认知,连早已因疲惫而干涸了的心脏都渐渐暖融舒缓。

他坐起身抬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脸,“别担心,项目前期都是这样的,等需求敲定了就好啦。”凑过去碰了碰耳垂,随即又有些狡猾地勾起了嘴角,“不过到时候忙的没时间睡觉的就变成你了。”

黄少天张嘴用小虎牙磨了磨喻文州薄薄的嘴唇,“哼,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傻?到时候把活统统都摊下去,让郑轩他们干去。”

喻文州不置可否,最终含住了黄少天的唇,他最了解黄少天,其实每一次,最重的担子都是他扛起来的。

 

撇开技术不谈,在蓝雨,最重要的就是沟通。蓝雨的很多客户都是老外,而在IT这个行当,接触的最多的老外当属印度人了。黄少天第一次和阿三哥开会,旁听30分钟,愣是一句English都没听懂,差点把他自己那张六级证书给撕了。同组前辈安慰他,“没事,多听听就能听懂了。”

但是听懂那销魂的口音才只是刚刚开始,黄少天在无数次和印度人打交道中充分了解到这个民族的“卑鄙无耻”和“不靠谱”。

“贱人啊啊啊啊啊!又是那个贱人阿三,说让我等他10分钟,特么老子都等了他2小时了,他还没有回来!上个礼拜约我早上开会也是,老子大清早挤着地铁赶过来,结果他竟然放我鸽子!还老是喜欢在我下班前来敲我!之前还在魏老大面前告我状,说找不到我人,尼玛China这边凌晨1点来找我,鬼会在线,我不用睡觉的嘛,知不知道时差啊!”

“黄少淡定,要知道对于阿三哥来说,3分钟和3千年是一样一样的。跟我念,客户就是上帝!”

“去你妈的上帝,老子要从印度洋游过去弄死他!真是日了狗了这帮印度人都是三姓家奴,就只会对着米国粑粑摇尾巴!文州,你认不认识什么靠谱便宜还可以打折的跨国杀手!”

“少天……”

不过也幸亏黄少天天生语言天赋惊人,在表达欲的驱使下,英语水平突飞猛进,很快就达到了可以操着一口流利英语跟老外扯皮,并成功把对方忽悠到坑里去的技能。又因其快枪手般的开发手速,在喻文州升任为项目经理后,黄少天也跟着被提拔为了Developer Leader(注2)。

 

喻文州吻得小心,其实并不是什么激烈的吻,更多的是带有安慰与依恋的味道。他们在一起已经那么多年了,在这样的红尘俗世中为了柴米油盐人生理想自我价值而奔波劳碌,渐渐磨平了当年的激情澎湃,然而造就得便是此刻静水流深般的缱绻与深邃。

眼前这个人所在的地方,便是治愈的港湾。眼前这个人所前进的方向,便是明日的征途。那么多年他们都是这么想扶相持走来的。

 

喻文州当上项目经理接手的第一个项目。

客户是家土豪公司,直接把整个开发组都给搬到了米国开了kick off meeting,美其名曰face to face。然而越洋飞机并不是那么好坐的,客户财大气粗也意味着客户腰杆儿直身板儿硬,认定了的事情轻易不会改。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他们一天12小时跟一群老外关在会议室里磨嘴皮子,PK需求,甚至还要接受米国佬有意无意的轻视。

“Autum6.2是season公司今年上半年刚刚推出的最新版本,我们在过去的一周内也对其进行了试用和调研,事实证明这个版本还存在着很多的漏洞十分不稳定,现在连最基本的web service调用都存在问题。”喻文州直接调出了黄少天他们之前做的POC(Proof of Concept)(注3),现场将那些简单的例子都演示了一边,并且就异常信息做了逐条分析。

然而对面的老美一脸不以为然,“我们已经和season公司联系过了,他们承诺6.2版本的服务期限将远超现有的5.11版本。我们公司的这个Learning系统是要长时间使用的,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长期的技术支持。而且就你指出的这个问题,他们也已经拍技术人员过来进行现场支持了,证明是公司内部网络防火墙的问题,只要配置代理服务器就可以了。”

黄少天默默地在桌子下比了个中指,说什么长期技术支持,明明就是你们自己傻多速被人忽悠花大价钱买了个坑货,现在还想来坑我们。

喻文州给他使了个眼色,“但是现在就我所知,配置代理服务器以后这个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而且就算这个问题被解决了,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问题在等着我们,6.2现在的使用率太低了,一旦发生任何问题,我们将需要耗费大量人力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想Schedual不会允许我们无限期拖延开发计划的。但相较之下,5.11版本使用普及率高,网络资源丰富,我的同事们也有着老道的经验。我觉得与其承担不必要的风险,不如踏踏实实稳扎稳打。”

喻文州话落,对面的老外互相使了几个颜色,看来确实是有些被动摇了。黄少天立刻狗腿的递上了一边的星爸爸咖啡,“喝口水喘会儿。”

那边的低声讨论很快就告一段落,“好吧,既然你认为5.11完全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并且可以解决6.2所不能解决的问题,那么是否可以请您给我们提供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呢?”

喻文州眉头一挑,“所以您的意思是?”

“我们想看到一点实际的东西。比如一些简单的POC。可以看到结果的例子。”

“现在?”

“不,不是现在,不过我希望不会太久。您觉得多久比较合适呢?”

虚伪的米国佬。黄少天眯了眯眼睛,伸手在会议桌下碰了碰喻文州的腿。

喻文州的笑容依然完美无缺,“2小时。”

对面不出意料全都摆出了一副“哇哦”的表情,提问者甚至不自觉笑出了声来,“哦,不不,不需要那么严苛。我们可以宽裕一点,你看4个小时如何。”

喻文州淡然而优雅地点了点头,“那我们还有时间先吃个午餐。”

“您真是个幽默的人。”

“那是因为我有最可靠的伙伴。”

黄少天终于没忍住,趁没人注意对喻文州扮了个鬼脸。

 

一吻毕,喻文州又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还生气?”

黄少天撇了撇嘴角,“你这哄小姑娘的那一套不要拿来敷衍我。”

“黄经理,好像现在和QA那边打交道的一直都是你吧。”

“哼,小爷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要转移话题,喻文州同志,你认识到你的错误了么。”

喻文州低低一笑,“已经认识到了。”

“嗯,说来听听。”

“工作太拼命,不注意身体。”

“嗯,还有呢?”

“思想负担太重,太消极。”

“嗯,接着说。”

“……不肯请假跟你出去玩。”

“喂!”

“恩,不是这个么。那和组织坦白Tina今天又来找我了。不过我礼貌地拒绝了她。”Tina就是上次喻文州他们去米国开会时认识的辣妹,据说被喻文州舌战群儒临危不惧的模样给迷倒后,曾经对喻文州展开过猛烈的追求攻势,甚至还去报了中文速成班。

“哇靠,她竟然还敢来!老子要从太平洋游过去弄死她!”

“少天?”喻文州突然松开了抱着黄少天的手。

“怎么?”

“对面好像开过来一辆警车。”喻文州伸手指了指前面路沿,这里的路沿都被漆成了黄色表示禁停。

“我靠,快走快走。”黄少天当下也不顾先系保险带了,直接拉下手刹,一踩油门,车子迅速转进了一边的小路。

喻文州侧头再度望了眼窗外,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空留下湿漉漉的柏油路面和始终尽职尽责的信号灯闪烁的光芒,这是这个城市最安静的时刻,晚归的人已经进入梦乡,而早起的禽鸟尚未迎来第一缕阳光。都市的繁华悄然散去,留下的是孤独的清冷,然而喻文州的内心却早已回归平静与安然,有这个人在身边,每一天初升的太阳都将是崭新而辉煌的。

 

END

 

[注一]Ticket

测试阶段由测试者所发现的问题,被统称为Ticket

 

[注二]Developer Leader

开发团队的领导者

 

[注三]Proof of Concept
POC是根据特定客户的特定业务需求而设计的软件、硬件原型的解决方案以确定合适的系统组成、系统或软件产品版本、方案的服务需求,或者看看建议的方案是否可行。



评论(18)
热度(354)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