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猫物语(2)

大概我应该改名叫小猫历险记什么的……喂

当猫真是不容易啊【


出乎所有猫的预料,小喻坚强地活了下来。也许是因为这几天难得晴朗的天气,也许也归功于老魏猫偷来的那一整条大鱼——小黄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鱼。但是小喻还是比别的猫来的虚弱,那条受过伤的后腿也让他行动迟缓,比起蹦蹦跳跳好像上了发条的小黄来,小喻就显得过分安静了。老魏猫看他没有死掉,便也没再多过问,夏天食物很丰富,养只小病猫还是养得起的。

小黄在最初的几天对这只自己捡回来的且侥幸存活的小灰猫表现得兴致高昂,每天都想方设法从老魏猫那里多抢点吃食来喂小灰猫。白天也不怎么出去溜达了,就是跑出去了也不敢跑太远,生怕老魏猫趁他不在的时候把小喻给扔了。晚上的时候也喜欢凑过来跟小喻一起挤着睡,两只猫一起抬头看天上星星,小黄是个嘴不得闲的,没的吃就喵,这会儿更是喵得起劲,今天一天吃了什么玩了什么碰到了什么都要给喵一遍——当然诸如差点脚滑跌进臭水沟这种事情是不说的。

然而过不了几天,新鲜劲儿过去的小黄就又耐不住闲要跑出去晃荡。他最初想拐着小喻跟他一起去探险,然而小灰猫的后腿这些天虽然走路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是要像小黄那样“上天入地”总还是勉强。蓝溪阁小区那一圈水泥砌的墙头,小黄三两步踩着树墩子就轻盈地跳上去了,然而小喻在底下挣扎了半天也没跳上来。有时候小喻能找到别的路跟上来,有时候却没有办法,小喻咬紧了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也跳不上去,有一次好不容易踩到了边边却差点被上面铺的碎玻璃划伤腿。小黄也被惊了一跳,立马就放弃了“探险计划”,小黄低头替小喻舔舔有些抽抽的后腿——他的后腿似乎终究还是留下了隐疾,小喻也觉得有些灰心,低头蹭了蹭小黄,又低低叫唤了几声,意思让他自己去玩别管自己。小黄当然是不肯的,他觉得这样不够义气,最后两只猫也只好丧气地回去了,只是返程的路上小喻走得很慢,就好像小黄第一天见他时那样。后来,小黄就不再来找小喻去探险了……

 

这时节野猫群里最不缺的就是精力旺盛的毛团子,老猫们嫌小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一刻不停得折腾烦躁,就把小崽子们都赶出去。小黄虽然是年纪最小的,但他平素胆大惯了,没有不敢去的地方,加之老魏猫又最是宠他,很快就成了小猫们的头头。

小喻就变得更安静了。在野猫们的生存法则里,健康强壮觅食能力强的才是受欢迎的,小喻这样瘦弱又有“残疾”的小病猫自然很快就被忽视了。甚至老魏猫有时候不经意看到个头瘦小的小灰猫还是觉得这只小猫是养不大的,等到天冷了,就难熬了。

小喻白天的活动就变成了自己在小区的花园里小心地溜达,甚至还差点迎面撞上小胖子。那一回小喻吓得躲在草丛里团成一团不敢动一动,身体克制不住地微微发抖,灭顶的恐惧牢牢扼住他的脖子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就这样一直躲到天黑才小心翼翼惊慌失措地逃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只见野猫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出去玩了一整天的小猫都尽情得回到老猫身边撒娇卖乖。老猫揽着小猫把蹭脏了的毛一点点舔干净。小黄猫蹲在拐角处的垃圾桶上,嘴里叼着一根长长的鱼骨头,老魏猫气急败坏地跳上来追他,小黄猫左躲右闪了几个回合,最后终于还是被一爪子摁在了地上。不过老魏猫没有抢回自己的鱼骨头,只是抬起前爪撸了撸小黄猫的脑袋,便松开了。小黄猫亲腻地跟着老魏猫一路溜达过来,嘴里叼着的鱼骨头长长地拖曳在地上,看起来即滑稽又可爱。

没有任何别的猫发现他那么晚才回来。小喻觉得视线慢慢就模糊了起来,凉凉的液体浸湿了鼻翼上的绒毛。不久之前他也是一只健康贪玩无忧无虑的小猫崽,有着疼爱他的母亲和一起玩耍的兄弟。但是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小黄猫侥幸救了他一次,但这种幸运并不会有第二次,他抬起前爪蹭了蹭脸,抹去那一点点泪水,他知道,他必须要长大了……

 

小黄最近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连小区里那只最吵的吉娃娃现在看到他都要退避三分,因为那只蠢狗吵不过他,还被他骗得掉进了臭水沟里。小黄一想到吉娃娃因此弄脏了身上穿的花衣服被赶来的主人打屁股的样子就还是笑得倒仰。他甚至还去招惹了一只哈士奇,哈士奇的主人是位身材娇小的姑娘,在哈士奇发了疯的要去追那只黄色虎斑猫的时候死死拽着牵引绳又同时抱着一边的路灯杆子才没被拽跑。更不要说菜市场里偷条小猫鱼这种小黄早已炉火纯青的任务。他身边的小弟猫把他众星拱月,俨然已经有了下一届猫老大的味道。

有时候小黄也会想,要是小喻也能来跟他们一起疯一起玩该有多好,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小喻腿脚不灵便硬是勉强反而会受伤。

然而小黄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因为小区里不知何时新来了一只流浪犬。那是一只地地道道的癞皮狗,脑门和背上的毛都秃了一大块,其余深褐色的毛发都结在了一起,眼皮耷拉着遮住一双浑浊的眼珠子,涎水顺着裂开的嘴角一路滴滴答答。那狗虽然体型不算大,但小区里有主的狗似乎都不太敢招惹他,吉娃娃更是连叫都不敢叫一声就逃得老远。老魏猫也特特神情凝重地关照小黄不要靠近那只癞皮狗。

然而这群小猫们都正处于叛逆期。何况最近作威作福横行无阻实在太顺风顺水,一个个尾巴都翘得老高,已经不知天高地厚。老魏猫再三叮嘱的事情小猫们心底下是有些不屑的。小区里的狗,就连最凶的那只黑背他门虽然惹不起,但也断没那么容易被逮着。小黄领着小弟猫们一连暗暗观察了那只癞皮狗三天,也听到附近往来的人在念叨这只狗看起来那么脏是不是带了病要不要找人来抓走。

小黄听到那狗生病心里还是有些发憷的,对于野猫来说一旦生病受伤,那距离变成死猫也就不远了。小黄萌生退意,但跟着他的小弟猫却有些不乐意了。小猫团队里第一次出现了分歧,大部分小猫都觉得这只癞皮狗既然生了病那就没有力气来追他们了,应该更好欺负才对。只有少数几只猫觉得应该听小黄的不要去惹是生非。

只是小猫们吵吵闹闹还没得出个结论来,就已经吸引了癞皮狗的注意。一双阴郁浑浊的招子直愣愣得瞪过来,小黄下意识里就觉得背脊一僵,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也开始隐隐有些后悔。

癞皮狗转过身一步步冲着这边的墙根踱了过来。癞皮狗虽然走得不快,但小猫们都开始感到害怕了。小黄伸了伸爪子急叫了一声,那些愣住的小弟猫们这才反应过来,好些个不管不顾拔腿就跑了个没影。还有些胆子小的缩在那儿发抖只知道把自己团起来,动都动不了了。

小黄心里还存了侥幸,他们毕竟是蹲在墙头上,那狗虽然比他们大,但应该是爬不上来的。只见那只癞皮狗在墙根底下打转,时不时刨几下土。这会儿离得近了,小黄都能听见他粗重得喘息声,以及狗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酸臭气。小黄心里也有些慌了,他忙忙的去拱那几只不敢动的小猫,嘴里急得直叫唤。

小猫们被小黄拱得颤巍巍地走了起来,小黄落在最后,时不时的看看那条一直沿着墙根底下尾随他们的癞皮狗。他自己也是有些害怕的,但却不能丢下这些他带出来的小猫们不管。只能不停低声催促小猫们快走。

然而就在这时,那只癞皮狗突然一个发力直直跳起老高,甚至还伸出爪子来捞墙头上的小猫。小猫们吓得惨叫出声,连小黄自己都吓傻了,眼睁睁看着一只小白喵失足摔了下去。

 

小喻远远听到惨叫声的时候他正蹲在小区的喷水池旁的鹅卵石上晒太阳。他最近又和小胖子照了几次面,有两三次甚至是他故意蹲在小胖子家楼下等着的。他在给自己练胆子,他要在这个小区里生存下去,首先就不能惧怕人类。然后慢慢他就发现其实人类并不能完全分辨出他们猫来。小胖子看见他虽然还是会想来捉他,但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就是他先前“养”的那只猫。

小胖子有些笨拙,这是小喻在与之周旋了几次之后得出的结论,虽然小喻自己也跑不快,但要把小胖子耍得团团转也已经绰绰有余。除此之外他白天就自己一只猫在小区里练习跳树墩,上树,爬墙,顺便掏鸟窝,累了就四处溜达,还因此认识了一个总是坐在喷水池旁剥毛豆打毛衣的阿婆。小喻起先只是被阿婆打毛衣的动作吸引了,忍不住就蹲在一旁看了半响。如是好几天,阿婆知道了这只小灰猫,经常会带点剩饭菜来喂他。

小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的自然不嫌多,他看阿婆并不伤害他渐渐胆子也大了起来,如是反而开起了小灶,小身板也比原先结实了不少。

这会儿听到小喵叫声,小喻立刻就反应过来是出事了,当下就循着声音方向撒腿跑了过去。

 

小黄看到小白喵直直掉了下去,立刻想都没想就跟着也跳了下去。

小白猫吓得全身瘫软摔在地上咕噜噜滚了两三圈,正好就滚到了癞皮狗的爪子前头。癞皮狗亮出白森森的牙齿,腥臭的涎水一路淌下来滴到小白猫身上,小白猫这下连叫都叫不出声了。小黄这会儿也不管不顾了,冲过去叼住小白猫的后颈就往外拽,然而还没等他拖出几里地呢,癞皮狗一爪子就把他们都牢牢摁在了地上,一动都动弹不得。

小黄像只翻了壳的乌龟四脚朝天在地上死命的挣扎,叫得更是撕心裂肺,大有豁出去拼命的架势,奈何小猫斗不过老狗。癞皮狗裂开嘴角,像是在嘲笑这只小奶猫不自量力。

小喻气喘吁吁跑里时看到这一幕,也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勇气,当即便冲了过去一爪子挠在了癞皮狗的左眼上。癞皮狗嗷呜一声惨叫,松开了爪子,小黄就地一滚爬了起来,他这会儿反倒不怕了,大有点热血冲头要跟狗决一死战的意思,结果还是小喻叫了他一声,这才想起那边还有只瘫在地上的小白猫。两猫合力拖起了小白猫。

然而小喻毕竟猫小力弱,并没有怎么伤到癞皮狗,癞皮狗这会儿缓了过来越发气急败坏要来吃猫。说时迟那时快,也是幸亏了小黄的大嗓门,听到小猫惨叫的老猫们终于赶了过来,把三只小猫团团护在了中间,猫多势众,癞皮狗到底还是悻悻跑开了。


评论(6)
热度(80)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