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糖(脑洞)

@就自己给自己发个糖吃的脑洞

@最近好像傻白甜缺乏

@除了奇怪的甜度没有别的任何营养


**********************************

喻文州和接待人员道完别,上车的时候,黄少天正和宋晓他们凑成一团在斗地主。大巴车的走廊中间摆着个小板凳,上头搁了本《电竞之家》,勉强算是个牌桌了。喻文州走不过去,于是索性就坐到了黄少天旁边的位子上。侧过头去看他们打了几副。

黄少天把把都要霸占地主之位。不过他牌技不错,今天手气看来也很顺,就喻文州观摩的这几局,黄大地主都是笑傲牌桌的。

“队长,来玩不?黄少嚣张的不得了,你快来把他收了。”宋晓牌一扔。蓝雨内部打斗地主当然是不算钱的,不过却是有别的彩头,按黄少天现在的战果,宋晓要给他买一个礼拜的早饭,郑轩要给他拖两次地板,李远要负责他五天的夜宵。都记在卢瀚文的手机上。

黄少天正在势头上,摆出来者不惧的样子,拿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喻文州,“来啊,队长,把宋晓换掉,他简直就是地主家打入人民内部的尖细。我跟你说,刚才实在太搞笑了……”

喻文州及时制止了黄少天的话唠转播,笑着摇了摇头,“不了,你们玩。”然后他从随身包里掏出了本小说。

 

这一路前面2小时走的是高速,很是平稳,斗地主斗得风生水起,黄少天简直成了人民公敌。

车厢里一片声讨之声,最后喻文州实在挡不住群众的热情,只好放下书加入战局。

“哼哼哼,你们以为队长来了就能把我怎么样么。”黄少天大言不惭了一番,然后突然话锋一转,“哎,队长你要是输了怎么办?我这儿全天候24小时都已经排满了。”

“全满了?”

黄少天得意洋洋的点头,早中晚三餐,端茶递水夜宵下午茶,拖地擦桌子,连衣服都有人替他洗了……“让队长干什么好呢?”

喻文州拿了牌正在洗,新买的牌还挺滑,之前李远洗了一副,整个就天女散花了。之后他就被剥夺了洗牌的权利。不过这牌到了喻文州手里就很听话,唰唰唰,干净利落,完全看不出在场上是个手残。

“队长这洗牌姿势很专业啊!”宋晓被赶到和卢瀚文一起当观众。

“练过的。”喻文州笑笑,又给他们玩了几手花式洗牌。他当初也不过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试练练手指灵活度对提高手速有没有帮助,结果手速还是那样差强人意,不过扑克倒是玩得有模有样了。

现场掌声口哨一片。

几个马屁精大赞“队长无所不能”“队长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黄少天倒反而并没有表现出很大兴趣,“行了行了,快发牌快发牌,想看花式的自己回去搜视频去,现在,不要试图拖延你们失败的脚步!早来晚来都是要来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别挣扎了!”

不过是长途上打发时间的娱乐,喻文州玩得也很放松,并不算计很多,牌面不过是记个大概,他坐李远上家,郑轩下家,大部分时候就只是配合李远跑牌,或者是帮着郑轩掐黄少天一把。打法循规蹈矩,不功不过。

几局下来互有输赢。相互抵消,也就还没有彩头。

卢瀚文这时候捧着个手机探出脑袋来,“黄少,你想好没,让队长给你干什么?”

黄少天还真想不出来,结果这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蹦出来一句,“黄少还缺个暖床的。”

闻言车厢里一阵爆笑,纷纷拍着椅背说,“这个好这个好!”“让队长给黄少暖床!”“黄少你要加油!”

黄少天怔了一下,但随即也跟着起哄的众人摆出了强抢民女的标准纨绔子弟表情,甚至还伸手捏着喻文州的下巴像模似样来回打量了几眼,“模样长得倒还周正。不错不错。”

一车的人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黄少英雄!勇于调戏队长!”

“队长,黄少这是要造反啊!快把他扼杀在襁褓里!”

群众唯恐天下不乱,喻文州倒是很淡然,“那如果我赢了,就是少天给我暖床?”

“那必须!”宋晓幸灾乐祸得最后拍板。

“哈哈哈,队长不要给黄少任何的机会!”

“队长,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人民群众的心和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事实证明,得民心者得天下,或者说喻文州大概真的是黄少天命中的克星。

斗地主这事儿,要说技术含量,其实并不太高,任你机关算尽,也抵不过对面一手齐整的好牌。这一次,幸运女神站在了喻文州这边。

等到车子开上省道的时候,黄少天大概已经可以直接卖身给喻文州了。

“黄少,你这是要一直暖到来年开春的节奏啊。”

“这天一热起来就不要暖床的了啊!”

“那留着明年冬天再用呗!”

群众们对此喜大普奔的结局展开了各个角度的打击嘲讽。黄少天舌战群儒,车厢里叽里呱啦一片连司机摁喇叭的声音都给盖了过去。

这一段是盘山公路,车子左摇右摆已经不方便打牌了。黄少天的“贞操”也都输地差不多了,围观群众宽宏大量得表示给黄大地主留一条生路,把牌局散了。

卢瀚文最后在暖床那一栏后面写了个17。心满意足得打了个哈欠把手机调到了静音状态塞进了背包里。其余众人也都各归各位听音乐的听音乐,玩游戏的玩游戏。

喻文州回到座位上继续看他的小说。黄少天坐在他旁边大爆手速的刷微信群——因为如果是用语音的话,那群里不会有任何人去点开他的发言。因此黄少天便依然采用文字刷屏法。当然黄少天还不忘吐槽喻文州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还不忘“学习”的精神。

“队长我真服了你了,你这样眼睛不会坏么,哦,我知道你上个月体检眼睛是5.2。好吧,老喻家基因真是太好了。我就不行,我要是看着那么一大堆字绝对要晕车。”

喻文州看了看他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的事实,无奈的摇了摇头。

 

车厢里开着热空调,吹得人浑身暖洋洋的,汽车摇摆震动得频率单调而枯燥,车窗上结了一层水汽连外头的景色也都瞧不见了。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睡觉这一经济实惠的方式来打发剩下的路程。

喻文州翻过这一章节的最后一页,暂时将书合了起来准备喝口水润润。

回过头,看到黄少天歪在座位上眼睛也已经阖上了,只是手里还捧着个手机。只不过微信群似乎还很热闹,那手机每收到新消息就会震一震,这么震着震着,就快掉出黄少天的手心了。

喻文州伸手替他把手机给拿了过来,喵了一眼微信群,果然是他们那个职业群,不知道黄少天之前又在里头刷了什么,一群人排着队的声讨他——“黄少天是男人的就出来。”“不要做缩头乌龟!”“有本事你别躲!”喻文州翻了几行接着很顺手得打了一行字上去,“少天睡着了,大家散了吧。^^”

然后替黄少天把手机关了,收到了他自己的包里。

结果旁边的黄少天睡迷糊了,这时候半梦半醒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好像手里少了什么,他闭着眼睛云里雾里得乱抓一通。

喻文州正喝着水,就觉得自己搁在座位旁的左手被人给一把抓住了。

回过头去看黄少天一脸心安理得的样子,换了个歪脖子的方向又睡了过去,手里牢牢攥着他的“手机”。

 

喻文州任他抓着,只是转过身去把黄少天左边耳朵上的耳机取了下来,塞到了自己的左耳里。粤语的老情歌缓缓流淌而出,像是一首首新进褪色的诗,模糊了视线,模糊了思绪,取而代之的是掌心被包裹着的温暖……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在G市市区里排队等着傍晚高峰的红灯了。他的两个耳朵里都塞着耳机,依然是那些熟悉却并不一定能叫出名字的老歌。黄少天的右手依然还牢牢抓着他的左手,因此整个上半身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探在座位外头围观宋晓他们打牌。

“哎哎哎哎哎,不对不对,不能出这个,要出一对,你没看宋晓刚才没接牌么,他手里那两个肯定是单张啊。不用怕,大胆地打。”他压低了声音指挥卢瀚文在场上拼杀。

卢瀚文是初学者,初学者打牌手气总是特别好,于是凭借着卢小地主的幸运值和黄大地主的牌技再次把对面那三个农民杀的片甲不留。

宋晓痛苦得别过头去,再玩下去他得给黄少天买一年份的早饭了。队长救命!快把黄少抓回去暖床!

喻文州悄悄瞄了一眼那牌面,略微调整了下姿势,再度安逸得闭上了眼睛,反正,这个点数的G市交通,没一、两个小时是到不了俱乐部的……

 

END



评论(16)
热度(416)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