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争执(脑洞)

 @灰色梦境 

憋着一口气撸完了,基友来收~~~

非战斗人员请自觉回避

雷文红色预警^^



***********************



粗重的喘息与浓重的体味以着双重的感官刺激昭示着房内正在进行着的激烈情事。

“……好……好了……”黄少天难耐而急躁得抬了抬身体。细瘦的手臂揽着喻文州的背脊,催促般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再忍一下……”喻文州安抚得亲了亲剑圣汗湿的额头,伸手到床头柜的抽屉里一阵摸索。

黄少天愈发不耐烦,使劲去蹭喻文州,双手往上攀住喻文州的肩膀,试图把对方的注意力给拉回来,“我靠……你TM……到底在磨叽什么……”他现在正是被调弄到这不上不下的状态,身体完全被欲望所支配,而本该酣畅淋漓的结合却始终没有到来,只剩下心里头抓耳挠腮得焦躁与饥渴,黄少天心里发狠,一口咬在了喻文州的脖子上。

“嘶……”喻文州一个没忍住,粗喘了一声,但他并没有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马上就好……少天……”这对于喻文州又何尝不是一场忍耐的折磨,不过似乎他终于摸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就着微弱的月光,那是一个已经有些被压扁的纸盒子。深紫色的背景,上面用烫金色印了硕大的数字001。喻文州的手指在纸盒子里摸了半天,结果……

空的?

怀里的黄少天像是一头饿得发慌的狮子,正在极尽所能的寻求到让他满意的释放,恨不得把身上这人的血肉都吃进肚子里……

但喻文州依然不为所动,即使全身都因为极度的忍耐而在些微的颤抖,他拍拍身下的狂化者,“少天,还有新的么?”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包装盒。

黄少天只觉得心口上一把火呼呼得就燎了起来,看也不看喻文州手里的东西,“滚滚滚滚滚!没有没有没有!你TM还做不做了!耍我玩儿呢吧!还有没有人性了!你说你打游戏磨叽,怎么做这事儿也那么磨叽!到底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知道黄少天这是被吊得难受了,但是喻文州到底也不是圣人,即使平日里他在人前再怎么和气温文,这时候箭在弦上,黄少天难受他自己又何尝不难受。更何况他执意要用安全套也是为了黄少天的身体考虑,事实证明,即使是在上届联盟投票中获得最温柔冷静沉稳称号的喻文州在这么上火的时候也有点压不住有泛滥趋势的火气。

但他还是在做最后的努力,“我房间里有上次新买的,你等我去拿一下。”

黄少天完全不买账,“喻文州你脑子被门挤了啊,等你出去晃一圈黄花菜都凉了。你这是不是不行了要再去撸两把啊……”

“黄少天你怎么说话的。”大概联盟里还真没有谁听过喻文州用这口气说话的。

两个人一上一下,下面都还剑拔弩张着,结果莫名其妙就这样吵了起来。这情况下两个人都有点钻牛角尖,就算知道前面是死胡同也要去撞个头破血流。本来两人之前也不是没试过不带套,但这时候喻文州在黄少天眼里却像是中了邪了似的,简直就是被安全套星人穿越了。

“TMD,爷不奉陪了!你TM想套几个套几个,自己玩儿去吧!”

“砰!”

这样一个本该很美好的属于情侣间的夜晚,结果却以这样有些荒唐的理由戛然而止。

 

 

第二天不出意外,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黄少天虽然最后靠自己的右手解决了问题,但心里面那口气便是憋着怎么都呕不出来。让他简直想变成哥斯拉把全世界的安全套工厂都烧掉。

喻文州也是难得的有些阴沉,这实在是难怪他,任谁做了一晚上满世界找安全套的梦——并且最终都没有找到,脸色也绝对不会比他更好了。

 

当然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电竞选手,自然不会将这样的私人情绪牵扯到训练中。是以上午的时候蓝雨众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之间的不愉快。索克萨尔依然沉稳的发布着指令,而夜雨声烦也总是在第一时间内完美的执行。

结果就在宋晓感叹着,今天也依然被夜雨声烦的幻影无形剑划花了脸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出现了。

“黄少?”

“走啊宋晓,吃饭去吃饭去。哎哟,饿死我了,前胸贴后背了都。走走走,我都闻到食堂烧的糯米蒸鸡的香味了,艾玛口水都要泛滥成灾了,快走……”

于是宋晓就这样被黄少天拖走了。

才走出训练室没几步,前面那俩晃晃悠悠的身影也立刻被黄少天逮了个正着。

“哎,郑轩,景熙,吃饭啊?走走走,一起一起!”

就这么走了一路,黄少天凑够了一个阵容齐全有T有奶有DPS的副本队,直接奔向了散发出阵阵诱人香味的食堂入口。

 

等到所有人都端着盘子心满意足的入座,并且扫视了一圈餐桌成员的时候,那种始终萦绕在他们心头的违和感终于明朗了起来。队长不在……

简直就好像圆桌骑士开会却少了亚瑟王一样的感觉。

徐景熙看向对面的李远,“队长今天没别的事儿吧?”

“没啊,我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在收拾东西呢。”

宋晓接到,“你们没人喊上队长一起么?”

“我没看到队长啊……”

所有人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向了黄少天,对方正在心满意足的大快朵颐,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可疑,太可疑了……

宋晓眯了眯眼睛,黄少这肯定是干了什么亏心事了,在躲队长吧。

徐景熙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早上训练的时候不是还挺好的?黄少最近也没跑出去。

李远摸着下巴,昨天刷野图BOSS,黄少又嘴快卖队友了?

郑轩撇了撇嘴吧,昨天没刷新BOSS。

“我说你们这都挤眉弄眼脸抽筋的干什么呢,还吃不吃了,不吃全都归我了啊,啧啧,毛主席说了,浪费是最大的犯罪。”说着就要把筷子往旁边伸。

郑轩大爆手速,护住碗里的鸡翅膀,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啃了口翅根上的肉,以示主权。

黄少天咂咂嘴,“老郑你这打比赛有这激情,蓝雨就前途无量了。”结果等到他再转过头去,所有人碗里的鸡翅膀鸡大腿也都打上了记号,除了李远……他正在用舌头给鸡腿洗澡。

黄少天嫌恶的转过了眼,“看看你们这德行,哪里有豪门战队的气派。丢脸,真给蓝雨丢脸。”

 

这里大桌吃得热闹,结果隔壁桌却是另一派景象。

卢瀚文坐在喻文州对面,圆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用筷子戳了戳米饭,“队长,那个鸡腿你不吃么?”小剑客因为稍微耽搁了一下,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训练室里就只剩下他和喻文州两个人了。

喻文州看了看餐盘里的大鸡腿,似乎是因为打菜的阿姨看他脸色不太好所以特地挑了个大得给他补补,不过喻文州这时候也不觉得饿,看着这油腻腻的鸡腿也只觉得烦躁,完全没有动嘴的欲望。

“你拿去吃吧。”

卢瀚文心满意足得抓着鸡腿大快朵颐起来。其实蓝雨食堂的伙食供应还是很充足的,但是有这么句话,别人碗里的东西才好吃。小剑客心满意足,那边剑圣大人投来漫不经心的一瞥——这都改吃素了,喻文州你还真是不行了啊。

喻文州全然无视了黄少天的“嘲讽”,起身又去给卢瀚文添了一份菜。

 

看着这一幕的宋晓再度眯了眯眼睛,果然有猫腻。

徐景熙继续摇头,昨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还好好的,今天早上也没什么特别的。

李远换了个手挠下巴,不会是吵架了吧?

郑轩挑挑眉毛,吵什么?从训练营到现在,也就战术安排的时候争两句,我还真没见过他们俩来真格的。

李远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了!

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到了他的身上。

——七年之痒!

治疗大大真的掰起了手指,然后发现如果从第四赛季开始算,那到今年十一赛季刚刚开赛还勉强赶得上七年的末班车。

蓝雨这是要……变天了啊……宋晓最后总结陈词。

 

 

下午的训练依然照旧,蓝雨众人在保持着高质量训练的同时,也不忘观察着正副队长之间的互动。

是时喻文州正在一本正经的和黄少天讨论这周客场对呼啸的对战表和战术。黄少天依然思路开阔口若悬河毫无保留得提供着自己脑海中哪怕一点点的灵感和思路。而喻文州也是沉稳从容睿智淡定全然信任的记录着黄少天的建议并且就有价值的展开讨论。

画风完全正常。

然而这个正常的画风只维持到训练结束。那边喻文州刚说完,“今天到此为止,大家辛苦了。”

这边黄少天就一手一个把卢瀚文和李远像鸡仔一样拖了起来……如果说中午的时候黄少天还刻意掩饰了一下,那现在黄少天根本就是无所顾忌了。

于是吃晚饭的时候,因为年龄较小还不是完全刑事责任人的卢瀚文被推举成了群众发言代表,“黄少,你和队长吵架了?”

黄少天啃着牛仔骨,含含糊糊,“干嘛……”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队长生气的事了?”

黄少天筷子一拍,“靠,谁告诉你的!什么叫我惹他生气!谁说的谁说的谁说的!”

“哎,那你干嘛拉着我们替你掩护啊。”

话题进行还算顺利,于是群众们也纷纷加入谈话行列,以期为团队和谐添砖加瓦。

“到底怎么啦黄少?你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啊。有话和队长好好说嘛。”

——到底谁斤斤计较了,谁龟毛了!

“就是啊,黄少你不要仗着队长脾气好就欺负队长啊。”

——谁欺负谁啊!

“黄少你这样不利于战队团结啊。你看队长都不来食堂吃饭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忍者神龟当然是回下水道了!

“所以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吵架啊?”

………………

刚才还在内心疯狂吐槽的黄少天一瞬间哑了。

这种事情,根本连说都没处说……

 

 

这口无处发泄的“恶气”一直梗在两个人心口,就这么硬生生得憋到了蓝雨众人坐上飞往N市的飞机。

照例还是队长副队坐一排——尤其是在这种“险恶”的情况下,与其殃及无辜,不如让他们自我毁灭。黄少天抓着IPAD大切水果,表情十分狰狞。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耳机,结果随身包里找了半天没找到他的MP3。

“我的MP3呢?”

“我左边裤子口袋里。”

与是喻文州拿着耳机线,直接伸手到黄少天的裤子口袋里,黄少天很合作得侧了侧身体,方便喻文州顺利的将耳机插了上去。喻文州用线控调好印量,把椅背往后放倒,便开始闭目养神。他坐飞机会有一点晕机,所以都是全程睡过去的。旁边黄少天等到飞机平稳了,就把舷窗的窗板拉了下来,并且跟路过的空姐要了毯子。

坐在走廊那一边位置的宋晓和郑轩默默得对视了一眼,合好了?

看起来像是。

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结果这个“假相”只维持到了飞机降落。一下飞机,黄少天照样左手夹着宋晓,右手勾着李远,喋喋不休得一路冲在前头。

郑轩无奈的看了眼没什么反应的喻文州,有种实在无法捕捉到这两人飘忽不定的画风,“队长,你们该不会是在玩儿我们吧?”

喻文州挑挑眉,“什么?”

“就你和黄少……”

“没什么,就是些原则上的问题,我们需要时间来达成统一而已。”

郑轩眨巴眨巴眼睛,“……哦……”

心好累,亚历山大……

 

周末对呼啸的比赛。

虽然这并不是本轮最有看点的比赛,但赛后联盟方面却在暗暗后悔居然没有转播此场。而这一场比赛之后呼啸粉丝对蓝雨的仇恨值完全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他们支持的战队,被蓝雨杀了个9-1。唯一的一分是在个人赛里拿的。

呼啸在这个赛季开场打得很不错,一度给粉丝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结果这一次却踢到了蓝雨这块“意料之外”的铁板。

尤其是团队赛,比赛节奏完全被蓝雨方面掌控,走得本应该是呼啸拿手的攻击型路子,但是蓝雨的暴力输出节奏已经远远超过了呼啸方面的预估,夜雨声烦如同修罗在世,就连黄少天刷出来的文字泡感觉都带着满满的杀气……就连喻文州的战术安排也变得极其粗粝狂放,多次都是以蛮不讲理的暴力输出、以血换血来强压对手。

速战速决,在呼啸的人还没有完全从蓝雨暴变成了霸图这一事实中完全适应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索克萨尔的死亡之门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唐三打给拖入了异次元的地狱。

喻文州看着面前屏幕上硕大的两个“荣耀”。取下耳机的瞬间长长的呼出了口气……好像,这几天来的抑郁终于找到了发泄的途径,在这样酣畅淋漓的逼迫了自己的手速一把之后,头脑似乎终于可以略略冷静下来一点了。

他走出选手操作室,正好碰到了黄少天。那一霎那电光火石的眼神交汇,甚至没有给喻文州任何思考的余地,在他完全意识到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谁磨叽了?”

…………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

黄少天一人把着话筒,面对着满场的记者,侃侃而谈。

“黄少,刚才现场统计,喻队这场比赛的平均APM达到了190。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你们不是老喜欢写队长手残么。谁说我们队长手残了?我们队长哪里手残了?这是手残能有的表现?手残怎么可能有190的APM?……”黄少天围绕“手残”二字发表了长达三分钟的演讲,并充分的保证了“关键词”的出镜率。

一群记者在他前前后后的“手残长”“手残短”给绕晕了。最后只能勉强写下一句——“黄少天力挺喻文州,怒喷‘手残’说法”这样完全违背发言者本意的说辞。

终于等到了黄少天顶不住口渴喝水的空挡,联盟的新闻官抹着汗匆匆将这场新闻发布会给了结了……

 

当天晚上,蓝雨众人终于不堪忍受正副队长“不合”的压力,齐聚在了两人的房间——没错,这两人还是住的一间标间。

宋晓痛心疾首,“队长,你和黄少到底闹什么矛盾?”

郑轩晃了晃已经变成板砖的手机,“我手机都被人爆掉了。”

徐景熙摆出治疗大大的气势,“大家都那么多年的战友了,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偏要憋在心里怄气呢?”

李远,“队长,你们这样我们看着别扭啊。”

卢瀚文,“队长,黄少有时候就是不懂事,你也多让着他点。”

“喂,李远和瀚文的台词串了。”

“……”

“咳咳,所以,不管怎么说,队长我们都很关心你们的,所以如果有什么意见就说出来嘛,大家也可以给你们评评理。”

喻文州心里有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不过表面上依然还是温文尔雅好队长的样子,“不好意思,给大家造成了困扰。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和少天商量着解决的。”言毕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心不甘情不愿接过话,“是啊是啊是啊,都是小事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一个个婆婆妈妈哭丧着脸跟奔丧似的。”说着挥手赶人,“去去去,都出去,我和队长自己谈,不用你们杵在这里。”

既然两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众人自然也不纠结,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能让这两个人吵成“这样”……内忧已除,八卦又起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做出了趴在门板上偷听的动作。

结果蓝雨下榻的五星级酒店隔音措施非常到位,在听了一阵发现全无效用后,众人也只好无趣的撇了撇嘴,各自散了。

 

 

黄少天大爷得把腿一搁,“喻文州同志,你承认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我靠,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不要仗着爷喜欢你你就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惹火了我,我照样给你点color see see!”

“带套子是对你的身体负责。”

“那你也不看看什么场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你滴明白?这TM敌人都杀到眼前了,你还在纠结今天早上起床没刷牙?事有轻重缓急,这你都不知道?你这脑子就跟下水道被堵了一样,得好好通畅通畅,不然拉低战术大师的水准。”

黄少天张牙舞爪对着喻文州一通数落,其实这种莫名其妙的争执又哪里来得对错曲直,不过就是争得那一口气。

黄少天还是觉得浑身不对劲,就算是冲着喻文州发了一通脾气,他也依然不觉得得到了舒缓。感觉像是走进了死胡同,头头转找不到出口。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少天……”或许是黄少天的焦虑使得喻文州冷静了下来,他们两在性格上有着一定的互补,一静一动。有些之前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这时候换个角度,看着眼前自己投入了深刻感情的青年,豁然便会觉得为了爱人咽下这口气,又何尝不是一种浪漫……

喻文州总算是顿悟了这个他早就明白了的道理,他伸手挠了挠黄少天的掌心,并且凑上去亲了亲黄少天的脸颊,为两人的这场无聊的冷战划下了休止,“事先没检查必需品的余量是我的错,保证没有下次。”

原来只要对方的一句话,那些堵塞在奇经八脉中的垃圾就能瞬间排空。黄少天再也按耐不住,扑过去将喻文州压到身下,对着喻文州的脖子一通啃,“靠,你快看看床头柜子里有没有安全套。这次要是再做到一半说要去找套子,老子就把你废了!”

 

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因为什么很无聊的事情再度争执起来。

但因为是这个人,所以连吵架都变成了一件笃定的事情……

 

 

“所以,队长和黄少到底是为什么不开心啊?”

“我赌一顿宵夜,黄少挤牙膏从中间挤,队长挤牙膏从头挤,所以他们吵架了!”

“一次KTV,黄少穿错了队长的内裤。”

“赌明天下午的点心,队长用了黄少的漱口水!”

“赌早饭,黄少吃了韭菜没刷牙!”

……

于是关于那一次正副队长不合的最终原因,也就此成为了蓝雨一个不解之谜……


=END=

评论(14)
热度(194)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