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 -1

@《苍穹的Fafner》paro【粗暴的说就是机器人大战外星人——喂】

@设定大部分参考原作,当然私设也很多,请考据癖们无视

@依然喻黄黄喻傻傻分不清楚……

@原作是PO主一生的中二病之源(¯﹃¯)

@让我慢慢写v【应该不会很长】


为了帮助阅读大概写一下设定?【因为原作没有很概括的设定,所以这个设定是我掰的- -】

Festum:外星人

Fafner:机器人

——恩,没了【喂……】

那么以下正文:



********************************


——你在那里吗?



黄少天靠在走廊上一口气将一大瓶运动饮料灌进嘴里,争先恐后涌入咽喉的液体来不及得到吞咽顺着削尖的下巴滑下沾湿了衣领。

“哈……”他长长得叹了口气,抬手用袖子抹掉脸上的水渍,“好爽。”

空瓶子被扔进一边的垃圾桶。这垃圾桶应该中午的时候才清空过,这时候塑料瓶扔进去发出了空荡荡的“哐当”声。

他摸了摸口袋,走到自动贩售机面前,将仅剩的最后3个硬币塞进了投币口,结果想要的红茶热饮的灯是暗的——售罄。不满的撇了撇嘴,他准备去扳动退币的把手,结果这时候突然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摁下了冰运动饮料的按钮——黄少天刚才喝的那种。自动贩卖机忠实的吐出了顾客选择的商品,黄少天弯腰去把那瓶冰冻的运动饮料拿出来,但并没有立刻递给身后的人。

“队长,这个太冰啦。张新杰不是说你不能喝那么刺激的东西么。我回头给你去A区买红茶啊。或者你看看,我觉得这个奶茶也不错啊,上次景熙推荐说不是很甜奶味也很足,要不要试试看……”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还是拿走了黄少天手里的饮料,扭开瓶盖,一气罐下去小半瓶,不过并没有像黄少天那样喝一半洒一半。饶是喻文州这时候也忍不住有种再世为人的爽快感,长达24小时的战斗,简直是最好立刻扔进回收站里清空掉的让人作呕的记忆。

剩下的半瓶被喻文州直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走吧,你不累么?”

“……”黄少天扒扒不知不觉间似乎又有点长长了的头发,“我去我刚才简直都不敢让我自己坐下来,不然绝对一秒钟都不要就可以和现实世界说再见了。我简直是在用我惊人的意志力支撑着这具麻木不仁的身躯啊,队长!而且你也进去太久了啊,张新杰什么时候也那么啰嗦了。没什么大事儿吧?”

“没事。”喻文州勾勾嘴角,“老样子。就是我不小心在诊疗台上睡着了。”

“我……队长你还有没有人性了,我就差头悬链锥刺股了,你居然在里面睡觉!你不觉得你的良心在受到谴责么!肯定愧疚得做噩梦了吧!”黄少天说着就凑上前去,并且伸手把身边的人的脸掰了过来,嘴上虽然在喋喋不休,但黄少天眼神却无比沉静,他把湿漉漉得额头靠在了对方的额上。

那并不是很好闻的气味,酸涩的汗味,混杂着Fafner机体内的各种生化液体的气味。但喻文州也早已经习惯了,其实他自己身上的味道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还有方才的检查中被沾上的各种试剂的味道。

“队长你现在手肯定还动不了。”黄少天笑着亮起两排大白牙,伸手去捉喻文州的手。

“你又知道了?”

“那可不,你刚才拧瓶盖子那姿势,我可看的清楚。不许偷看……”他一手捏着喻文州的下巴防止对方低头,一手一点点顺着喻文州的指尖往上摸索,“这里?”

喻文州很配合,“没感觉。”

于是挠挠手掌,“那这里?”

“没有。”

掐一把手腕,“这里呢?”

“嗯,也没感觉。”

撩起手臂上的衣服,顺着小臂往上,“这儿?”

“还是没有。”

再往上,“那这儿?”

“木木的。”

直到距离手肘还有一虎口的位置,喻文州才点点头,“这里。”

黄少天把手拿到两人的眼前,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一点点间距,眯起眼睛,“比上次高了这么点儿。张新杰那药还管点用啊,等会儿回去别忘了吃。郑轩那家伙之前挨得那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这要是睡到一半发作起来怎么办……”

“已经吃过了,新药。不过有点副作用。”

“副作用?我去,医疗部那群人在想什么,有副作用都拿出来给人吃!方士谦脑子撞桌角上了?他自己怎么不吃!这要是吃出个好歹他赔得起么!喂喂喂,你不会真吃了吧!到底什么副作用!”

“嗯,不能被话唠骚扰。”

“靠……”黄少天呲牙咧嘴得冲着喻文州比了个中指。

喻文州终于没忍住轻笑出声,“只是有些嗜睡而已。”他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还能睡8个小时。”

“嗯?明天上午有事?”黄少天皱皱眉头,“今天周几来着?我去,都是那个新型Festum的错啊,计划全被打乱了,那家伙的新技能是不是除了读心还能删档啊……我现在脑子里简直空荡荡的。晃一晃说不定还能响……”

“周四,明天早上有例行的总结会议。你别去了,我给你请假。不过下午要接待新的候补驾驶员。”

 

公元2500年

距离Festum初次出现在地球,已过去了100年。那些来自遥远宇宙的流光溢彩的硅晶生命体经过一个世纪的融合——或说是同化——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地球的一部分。从最开始地球人抵御外星生命入侵的战争,已经演变成了各方势力为了不同的利益、理念而拉锯战斗的复杂格局。敌人已经不再以生命形态来区分,Festum可以是友方,而人类亦可成为敌人。

不过黄少天和喻文州所属的荣耀计划联合会——简称荣耀联盟,其最高的宗旨之一便是——绝不对人类开枪。

“那如果被自由人类军或是E军的人袭击怎么办?”突然插话提问的是个圆眼睛的少年,虽然因为天才综合症,Fafner驾驶员都是16、7岁的少年,但眼前这位似乎也年幼的有些过分了。

“想办法逃掉。”喻文州的这个答案看起来并不能让他的后辈们满意,少年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间或发出各种不满的感叹。

反而是一开始提问的少年只是眨了眨眼睛,“那万一逃不掉?”

“驾驶员自身安全第一。”

“投降也可以?”

“是。”

“那要是被要求泄露联盟的机密呢?”

“遵从驾驶员安全准则。”

“啊……”少年低低得惊呼了一声,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换句话说,即使叛离组织也并不会受到任何以性命为代价的惩罚。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只不过还不等他进一步解释,一旁就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这都还没上前线,就已经想好叛逃的事儿了。今年的新人怎么回事,还能不能行了,什么素质?”

说话的正是刚刚起床并想起喻文州的交代匆匆赶过来的黄少天。

虽然遭到了如此嚣张的挑衅,但小萝卜头们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甚至一个个都双眼放光的看着走到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

“是剑圣!”

“真的!”

“天哪!活的剑圣!”

“怎么说话的呢,本剑圣当然是活的。”黄少天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那戴眼镜少年的脑袋瓜子,对方抱着头露出了幸福的脑残粉的表情。然后黄少天又去揉一旁那个最先提问的那个圆眼睛小鬼,“哟,小鬼,你满16了么?”

“我叫卢瀚文,今年14。”

“14!?”饶是黄少天也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剑圣回过头去看他的队长,“这没搞错吧,联盟还没落魄到要连小孩子都往战场上送的地步吧?”

“这孩子的适应性数据是这一批里最好的。”喻文州看了一下手中的有机记录板,“惯用武器也是剑。不过是重剑。”

“很有前途嘛,小鬼。不过告诉你实战可不是开玩笑的,到时候可不要吓得尿裤子。”

周围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显然没人真的把黄少天的话当真。黄少天转过身去对着喻文州做了个有些夸张的无奈摊手的表情。

 

所谓的生与死,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根本没有实感。比起最初艰难的步步退守,人类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已然感到了麻木。何况是这些因为天才综合症而从小就鹤立鸡群的孩子。

只有真正坐上Fafner,感受那与神经系统直接接驳的剧烈疼痛,才会真正明白,那种几乎让人崩溃的恐惧与颤栗。

这些,对于眼前的这群小萝卜头们还不到时候。

黄少天和喻文州今年24岁,在联盟服役已有6个年头,正是驾驶员的黄金年龄。身体状况与战斗经验达到了绝佳的平衡。黄少天如今已是联盟闻名的明星驾驶员之一,至于,喻文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并不是“驾驶员”。

因为先天性的缺陷而无法驾驶Fafner的喻文州,却因为超高的作战指挥能力以及与Festum的交叉通信能力,而被委以了另一项重任——Siegfried系统。

与Fafner所搭载的Nibelungen系统相连接,以达到直接与各驾驶员从精神层面的指挥沟通,成为了整个战斗团体的脑部。不过与此同时,他必须承受驾驶员在战斗中所受的痛楚,并且这样的痛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会以FlashBack的形式反复发作。

不过随着联盟的医疗科技水平不断进步,并且在得到Festum方面的支援后,无论是驾驶员的同化现象还是战斗指挥者的FlashBack都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抑制。

现如今联盟正在讨论延长驾驶员的服役期到30岁的议题。

 

=TBC=

评论(15)
热度(74)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