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2

@《苍穹的Fafner》paro

@喻黄黄喻无差


********************************


整个联盟的内部空间其实并不很大,一下午的时间差不多也都逛完了。在Fafner整备库的时候甚至还有三两个女孩子都掏出了手机以高大的机体为背景自拍合影。虽然并不完全符合规定,但这些孩子携带的手机是统一发放的,所以不存在安全性和保密性的问题。喻文州一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只眼闭只眼,给那些渐渐兴奋起来的孩子留出了充裕的时间。

黄少天去一边的自动贩售机买了饮料和保鲜装三明治。

“哎哟,我运气不错啊,这个点数居然还有鳟鱼的。这一个里面馅料的份儿也很足啊,冯主席这是终于想开了要关爱驾驶员的营养摄入问题了么。”

“你这话要是被外面的人听了去,还以为联盟虐待人类英雄呢。”

“可不是,每天都是卡路里、脂肪、碳水化合物、微量元素、纤维素……食物,队长,食物之所以为食物那是因为还有色香味所带来的享受啊!而且最过分的是,还不管饱!上次那个可恶的配餐机器人居然说老子体重超标!我不就是在口袋里多塞了个游戏机么……”

吃饭说话两不误是黄少天的招牌绝活。喻文州站在一边听他滔滔不绝,顺便伸手帮他把那罐咖啡的拉环掰开递过去。黄少天接过来灌了一大口。刚准备继续体重的话题,结果一低头就看到那群小鬼们都已经很自觉的归位了。

卢瀚文的眼睛还时不时的瞥向黄少天手里的咖啡。不过当他发现黄少天已经察觉到他的窥视之后,还是立马有些不好意思的挪开了视线。显然也觉得自己这样垂涎别人的东西不太好。

黄少天和喻文州相视一笑,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慢慢把三明治解决。

“已经走了一下午了,你们口渴么?想喝什么,我请。”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

话音方落就得到了小鬼们的一致欢呼。

黄少天咽下嘴里最后一口三明治凑过来,“挺会收买人心的嘛,队长。”

“好人也只能做到今天了,明天开始他们就该恨上我了。”

 

这些候补驾驶员并非全无操作经验,但此前所进行的一些课堂理论学习和实验室环境的操作演练都是基础中的基础,这些课程在现阶段的普及教育中都是被列入教学内容的。即使是不曾拥有Festum的遗传因子而没有表现出“天才综合症”的普通人,也可被选为其他人类组织的量产型Fafner驾驶员。

不过因为联盟的神剑型Fafner需要驾驶员以自身携带的Festum因子与机体进行结合,同时通过Nibelungen系统以精神控制进行操作,因此普通人并不能驾驶神剑型Fafner。

而最初为了培养神剑型Fafner驾驶员,便在人工受精胚胎中加入Festum因子,由此孕育而成的婴儿便天生罹患“天才综合症”。那是最艰难的年代,人类尚未恢复自然妊娠的能力,只能依靠人工繁殖来维系种族,驾驶员紧缺,Fafner机体匮乏,不断增加的敌人数量,每一天都浸泡在这样疲惫与绝望的滋味中苦苦支持着……

犹如漫长极夜笼罩在人类历史上的无尽岁月,在苦苦探寻与挣扎中徘徊,寻求着共存之路的人们终于打破了外星生命与地球生命之间的壁垒,当第一名通过自然受孕出生的婴儿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曙光终于再一次破晓而出……

 

而在现如今看来完全可以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被常人所羡慕的天才综合症,在最初,在黄少天都还是候补驾驶员的时候,那个时代的驾驶员们都是以着必死的觉悟坐进Fafner的驾驶舱的。因为自身的Festum因子在驾驶Fafner时会产生激烈的同化现象,而在当时,同化是不可治愈的绝症……

比起在战斗时被敌人一击毙命,慢慢得感受着肉体与精神的分崩离析,每一次坐上驾驶舱便是一次慢性自杀。突然倒下的驾驶员都被送进了医疗部的液态舱体里,虽然生命指征能够被维持住,但是最终却再也没有人能够苏醒过来。

 

黄少天第一次驾驶Fafner时刚过了16岁生日,不过以他当时的表现,已经是所有候补驾驶员中不可忽视的一颗闪耀的新星,反应、速度、力量、耐力各项数值都是一流的,超高的适应性数据,稳定的精神变化测试结果。

他的机体——后来闻名世界的夜雨声烦——是时才刚刚调试完毕甚至连武器都是从后备库里临时调出来的,而原定要使用这台机体的驾驶员则是在上次的Festum袭击中丧生。

那时候他的模拟实战训练课程只进行了1/3,收到临时的紧急备战通知时他还在喋喋不休的和人争论某本漫画中的角色到底哪一个才更厉害,结果下一秒就被押赴战场,然后在驾驶员通道中脱了精光换上了战斗服。

Fafner的战斗服并不是什么很美观的衣服,为了方便驾驶员与机体的连接,胯部与大腿上都被镂去了一大块。黄少天裸露在外的皮肤被人工供氧装置所送出的温热干燥的风拂过,不禁激起他内心一阵战栗。他不自禁握紧了双拳,这一刻,哪怕是后来回想,也从未出现过名为惧怕的情感。那个时候,恐惧尚未笼罩,即使他清楚的意识到这一战将会成为他最后的战役……

 

“哎,我突然想起来我遗书还没写完啊!不是啊,虽然有不成文的规定大家进来之前都已经写好了,但我总觉得还有很多没交代清楚所以一直没交上去。哎哎哎,让我想想,如果《近战法师》的结局出了你能烧给我不,答应了不许反悔啊,不然做鬼也不放过你,天天晚上缠着你……”

“还没上场就这样说泄气话是不是不太好?”接他话的是当时已经被选为Siegfried系统接班人的喻文州。虽然同样携带了Festum因子,适应性数据却完全不达标,天生存在身体机能上的缺陷,而被排除在了驾驶员的行列之外。不过因为其出色的大局观与战术素养而被当做战斗指挥官的角色培养了起来。

“呸呸呸……我这叫防患于未然,做事周全,明不明白明不明白,看爷去把那些‘泥娃娃’揍的满地找牙!”因为Festum是硅晶生命体,从本质上来说与“泥土”系出同源,因此后期便有了这么个“泥娃娃”的叫法。“啊,对了对了,差点忘了!还好我想起来了!”黄少天突然伸手去翻喻文州的衣服裤子口袋。

喻文州虽然不知道他要找什么,但还是任由他上下其手,直到对方从他的右边裤子口袋里翻出了一部手机。黄少天轻车熟路得输入了喻文州的锁屏密码,然后招呼一旁的整备人员,“大叔,麻烦给我们俩拍个照!要把夜雨声烦也照进去!对,全身的,把人照大点,哦哦,还有把我拍的帅一点!要比他帅!”

黄少天伸手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脖子,两人头挨着头,黄少天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空着的手比了个最老土的V字,举得老高。喻文州斜靠在他身边,双手环胸,穿着联盟蓝雨分部的水蓝色制服,胸口挂着胸卡,也笑得弯着眼勾着唇。背景里是泛着冰冷光泽的Fafner巨大的身影。

如果要留下点什么,那他们都希望可以是笑容……

 

 

幸好没有真的变成最后的遗照。黄少天从驾驶舱里钻出来的时候迎着炽热的阳光,嗅着空气中弥散开的燃烧的焦土味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名为后怕的情绪。他四肢发软甚至不能再支撑起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多人向他奔过来,他天性里的死要面子不允许他哭出来的话,他真的希望可以用眼泪来宣泄一切恐惧与疼痛。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能够再控制住他的泪腺,喻文州扶着他去医疗室,黄少天把整个身体都挂在对方的身上,他絮絮叨叨,“你不知道,那玩意儿就离我那么近,它想同化我!一直问一直问‘你在那里吗’,简直就跟个坏掉的复读机一样,神烦,绝对比我还烦。我就想着要给它来那么一下子……结果就没留意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一只,我去真太痛了,我差点就没叫出来,不过幸好还是忍住了,不然太丢脸了……”

喻文州耐心的听着他的话,初战的险象环生他看得清楚,好几次黄少天便差点再也不能回来。而他只能在一旁安静得看着……没有语言可以形容这一刻,这一刻只是一个开始,预示着他们今后漫长的与死亡为伴的岁月。

喻文州把头凑过去,他们依然头靠着头,脸蹭着脸,直到一阵濡湿感浸染了彼此的皮肤,黄少天忍不住骂了一句,想要把头侧开,喻文州却直接伸手把他的脑袋掰了过来,抵着他的额头,语调平缓而虔诚,“少天,你是英雄。”

黄少天红着眼睛看着他严肃且真切的表情,最后终于重新咧开了嘴,他抽了抽鼻子,“那必须啊!”

 

手机里的照片后来被喻文州洗出来找了个木质的相框架好放在了写字桌上。黄少天每次来找他,无论是谈正经事还是聊闲话,都会不自觉得去戳相框里那两个少年的脸,然后评头论足一番,其实就那么张照片,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而已。不过黄少天乐意说,喻文州自然也就随他了。

“队长你那个时候的发型有点土啊。哎,我好像比那时候还瘦了那么点……那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战斗服还是这德行,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也就算了,苏妹子她们不是被白占便宜?”

“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精神上的激励吧。”

“哦……”黄少天拖长了调子,“犀利啊,队长。”



TBC

评论(5)
热度(53)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