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5

@《苍穹的fafner》paro

@喻黄黄喻无差


**************************************


新进驾驶员们的冥想训练成绩都不甚理想。慢慢的开始有人对喻文州的训练方式表示异议,觉得冥想训练只是在浪费时间,应该直接上机实战才能体现效果。

“联盟驾驶员均为自愿加入,各位可以随时提交退出申请。”喻文州坐在主控室里,看着那些因为连日来的冥想训练而显得神情都十分憔悴的少年少女们,丝毫没有被挑战权威的不屑或是愤怒,语调依旧平和淡然,“而留在这里的人,必须绝对服从上级的命令。”

“午休一个半小时,一点半集合。解散。”

 

黄少天坐在旁边,笑得有些幸灾乐祸,修长的手指敲着操作台,“队长你太坏了啊,好歹也给点提示什么的。就这么一个人瞎转悠瞎扑腾根本是不行的啊。”

“当年也没人给你提示?”

“那我能和他们一样么!”在那一片熔岩之海中彼此相遇的美妙瞬间,在共同的精神交流下看着那些炙热和灼痛慢慢褪去,变成一片海晏河清,身心都达到了最大的释放与愉悦。这才是冥想训练所要教会这些天之骄子的东西,去找到你的同伴,彼此配合协作,来战胜眼前的困难。

黄少天嬉皮笑脸的去翻喻文州的训练计划,“还有三天吧,三天后就是模拟实战了,幸好现在联盟不缺人,换我们那时候哪里来的条件训练,直接就给上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我倒是听过一句话。”喻文州起身泡了杯红茶,然后给黄少天选了热巧克力。

“什么?”黄少天接过杯子,吹了吹,小心翼翼的啜一口。

“总是回忆过去的人,就是证明他已经老了。”

“喂,喻文州你什么意思!本剑圣正当盛年,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而且别忘了你还比我大半年呢!?我老了,你不是比我更老!”黄少天杯子一搁,张牙舞爪的作势就要扑过去。

喻文州护着手里的红茶侧过半个身子,由着黄少天掐住他的肩膀把他压在身后的椅背上。

黄少天得意得哼哼两声,先夺了他手里的杯子喝一口,“糖太少了。”然后装模作样的眉毛一挑,“说,是你老还是我老?”

喻文州笑得眼睛都眯缝起来,摆了摆手,“别扯领巾,扯乱了你给我系。”

“行,给你绑个大蝴蝶结!”联盟制服的那条领巾实在是不受所有穿戴者的欢迎,黄少天除非正式场合,平时就团吧团吧塞在裤子口袋里,万一临时通知有个什么采访要露脸,跑去找喻文州就是了。这是面子工程,就算有再多怨言也只能忍了。不过现在的重点当然不是这个,“不要试图转移话题,喻文州同志,快点老实交代组织的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从宽是怎么个宽法?从严又是怎么个严法?”

黄少天眼珠转悠,“那要看你选什么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因为背光的关系,对方的表情显得有些模糊,但是却丝毫不减张扬,好像时光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负面的痕迹,他一如当年耀眼,只是变得更加沉稳亦深邃,如同一把锋芒内敛的宝剑。他伸手覆上黄少天摁着他肩膀的手,“少天退役以后想做什么?”

黄少天愣了愣,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或者说觉得没有想的必要,联盟从建立之初到如今,还没有哪一个Fafner驾驶员可以一直平安无事到光荣退役。不能战斗的已然长眠,而还在战斗的便没有想过要停止。

“少天,联盟现在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喻文州稍微坐直了身体,“这是必然的。”

最初是抵抗侵略,如今已然成为了势力割据。联盟初衷已改,和Festum的共存已是大前提。而联盟如今最大的优势则是他们同外星种族间的交流和联系。更多的全新的数据资料技术,又何尝不是怀璧其罪。

“驾驶员延长到30岁退役的议案应该下个月就能通过了。”

他们今年24岁,6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许哪一天就在战场上化作了齑粉,但如今的驾驶员生存率确实较之过去有着质的飞跃……喻文州的问题就像是突然打开了一扇门,那里面藏着他曾以为一辈子也碰触不到的宝物……

“我没想过。”黄少天老实的回答,他欺下身,把喻文州挤到一边,两个人一起窝在一张高背椅里。主控室的工作椅确实非常宽大舒适,只不过以他们如今的体型要再这么干,只能一人侧着一边了。“队长你想干什么。到处去走走么?其实也没什么意思都毁得差不多了。要说条件应该还是联盟这里最好吧。要转后勤么?那干什么好?训练小鬼?”黄少天被近在咫尺的属于喻文州的气息所蛊惑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喻文州的鼻子,“我从来没想过以后。我以为我会跟魏老大、方前辈他们一样。”

“后天出去逛逛?”喻文州被他东啄一下西凑一下给弄得整个人都懒洋洋的,索性闭起了眼睛。

“后天?”

“开放日。”

 

 

如果要问蓝雨的正副两位队长谁比较好说话,估计有八成以上的人都会回答是喻文州。这个答案对也不对,因为大部分时候喻文州确实非常温和,说什么都有商有量,但也有时候,喻文州说一不二,不会做出任何的妥协和让步。而充分体会到这一点的训练员候补驾驶员们也正在为了他们不能通过的冥想训练而不停自发的“补习”。因为冥想训练不合格的训练员不能进阶下一环节的训练课程。

并不是说这一批的驾驶员不够优秀,他们的匹配数值都非常高,但因为天才综合症,这些少年的性格里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个人主义的色彩,而这种性格上的缺点会因为驾驶Fafner被更加放大。如果自身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日后到了真正的战场上,过去的悲剧必将重现。

结果最先突破瓶颈的依然还是两人最早看好的卢瀚文。只不过和他共同完成这一次精神领域突破的却不是训练班中的任何一人,而是隶属微草的驾驶员刘小别。

完全是机缘巧合的结果,闲来无事来进行冥想训练放松的刘小别误闯了卢瀚文的精神世界,于是顺手把这个乱七八糟的小鬼给带了出来。——来自当事人刘小别的陈述。

总之,无论过程如何,喻文州最后终于网开一面给了卢瀚文一个还算漂亮的考核分数。毕竟如果卢瀚文本身拒绝他人进入他的精神领域,那么这一场“突围”也是不能成功的。至于这一次突破之后所带来的突飞猛进的进步,那就不需要喻文州再来操心了,这个少年非常有天赋,不亚于当年的黄少天,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而在卢瀚文的引领下,整个训练班最后终于有惊无险的通过了痛苦的冥想训练。

于是开放日那天所有人都领到了外出许可证。

 

开放日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外出走走的日子。毕竟身为驾驶员必须随时待命准备出击,开放日是大休假的日子,联盟每个分部都会轮流安排这样的休假。

“可以直接刷身份识别卡购物。里面有联盟发放的生活补贴。”

“手机必须保持通畅以方便随时联络。”

“晚上8点是最后集合时间。”

“解散。”

喻文州给那群蠢蠢欲动的少年们说明了一下注意事项后便宣布原地解散。

其实这些候补驾驶员来到联盟只有一个月,但是再一次感受这样的自由和闲适也确实让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联盟总部坐落在过去的一座海滨都市,在Festum来袭后,广厦倾坯只余断壁残垣。大部分幸存者都得到了联盟的庇护。然后随着人口的发展,昔日的家园再度开始重建。

黄少天走在喻文州的左边,“一阵子没出来就又变得不一样了啊,哎,找找那家卖蛋挞的,他们家那个葡式蛋挞,味道超级正宗。哦,还有他们对面那家的卤味,烧鹅也好!”

喻文州正在核对手中的购物单,一大部分都是联盟里相熟的拖他代买的。黄少天凑过来瞄了一眼,“我去,这么多……队长你也太好说话了,还有这个香水居然要7瓶,小戴妹子拿来喷的还是拿来喝的?还能一天一种口味一个星期不带重样啊!”

喻文州在便携式终端里根据需要购买的物品最终计算出了一条最短线路。黄少天在一旁看着时不时还要指手画脚一番,“这不行不行,这个东西很重的,要放到后面买,不然就得提着走大半天了啊!”、“那个也要最后买,放在最上面,不然要压坏的。”、“不对不对不对,我觉得最好还是先去借个推车啊之类的吧,不然这么多东西怎么拿。”

于是最后还是去一边的自行车行借了两辆前后都有篮子的自行车。用黄少天的话吐槽说,“外星人都打到家门口了,自行车居然还是两个轮子在地上滚。”

喻文州试了试车子的刹车,接口道,“那是因为四个轮子的叫汽车。”

其实只是因为最先进的科技与生产力都被使用在了武器的开发上,生活中这些微小的细节还依然保持着其原始的一面,由战争所带来的发展和退步都会真实的展现在这里。


TBC


【我老觉得写这篇的时候自己像个文盲一样OTL】

评论(1)
热度(41)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