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10

这章的主旨大概就是——打仗也不能忘了谈恋爱,抓住一切机会谈恋爱!


********************************


“Solomon最新情报。”

“有数支集团体Festum正在向沿海一带移动。”

“这可能是联盟成立有史以来所遇见的数量最庞大的Festum群体。”

“上次发现的能够拟态人类攻击模式的Festum被正式命名为Aiolos型,希腊神话中操控风的神祗。”

“根据多次的战斗数据汇集分析,敌人目前的主要战斗方式是以Aiolos型为主体核心,调集周边一切可利用资源进行集团战。”

“组织架构非常严密。看来他们跟人类学了不少啊。”

“联盟的战斗力绝对无法消化掉这个庞大的Festum族群。”

“要请求其他战力的支援么?”

“绝对不行,联盟所掌握的技术尚未到可以完全共享的地步。一旦打破规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黄少天眼睛还没睁开,耳朵就已经开始自动接收这些信息了。这让他一度误以为自己只是在每周一次的例会上打了个盹。接着他终于撑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皮,视线内唯一可以称作光源的是搁在床头柜上的交互终端。而喻文州,则趴在一边看起来是已经睡着了。

断断续续的记忆慢慢回笼,黄少天很快意识到自己之前是出现同化反应了。他抬起手做了几个简单的抓握动作,幸好手指如记忆中一般灵活,看来并没有留下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身体的状况也在充足的睡眠后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黄少天当即利索的跳下了床,然后凑过去摸了摸喻文州的脸,但看起来喻文州是睡得深了并没有什么反应。黄少天撇了撇嘴,顺手就把那台仍在叽歪不休的终端给合了起来。房间里瞬间漆黑一片……

他伸手去推喻文州,“文州,去床上睡,别趴在这里,你不想要脖子了?”

喻文州被他晃得迷迷糊糊醒过来,脑子里还是朦朦胧胧的,加之周遭黑漆漆的更是让他一时间无法将大脑中的片段信息衔接起来,下意识含糊不清地问道,“几点了……”

黄少天信口开河,“才2点。你还能睡4个小时,别浪费了。”

但是喻文州到底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黄少天回答得那么利索本身就是最大的可疑点了,他很快把自己的思维给调度了起来,然后马上抓到了当前状况的重点,“少天?”

“嗯……”黄少天听他说话声音就知道这是已经清醒了,也不等他接着问就自行把话接了下去,“啊,我现在身上挺好的没什么问题,一样能跑能跳,说话不喘气。你可以放心了。啊,哦,有一点,就是肚子有点饿。你要是不睡了的话我们去找点吃的……”

喻文州打了个哈欠,“食堂?还是回宿舍?”

 

半小时后,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捧着一碗速食方便面躲在喻文州的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啜着面条。

喝完最后一口面汤,黄少天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哎哟,我这都有多久没有吃过泡面了,简直人间美味。医疗部那群家伙简直太丧尽天良,尤其是张新杰,每次体检录数据他都要保留小数点后两位,我这多喝口水也不行。哎,队长那个香肠你不吃么,不吃我吃了啊……来来来,再给我喝口汤……”

如果被医疗部发现蓝雨的正副队长半夜三更猫在宿舍里偷吃垃圾食品,估计明天蓝雨就要变成联盟里头茶余饭后的谈资了。黄少天果断得把剩余垃圾投入粉碎机进行毁尸灭迹处理。

吃饱喝足,黄少天这会儿正在劲头上,他看了看时间,“已经4点半了啊。队长你要不要再睡会儿?”

“现在不困了。”

黄少天蹭过去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脖子,“队长,那我们……”

结果喻文州转头一口亲在了他还浮着一层油渍的嘴角,堵住黄少天嘴巴的同时,也抢走了他的台词,“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共赏日出呢?剑圣阁下。”

黄少天愣了两秒,咋着嘴憋了一句,“喻文州你好肉麻。”红着耳朵根凶狠得回敬了喻文州方才的犯规行为。

 

看日出这个活动对于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至少当年黄少天就不止一次的私底下组织过此类扰乱联盟秩序的活动。

联盟背面就有一个小山包,海拔高度不足100米,以黄少天他们的体能一刻钟就能轻松登顶。

四周尚还隐没在一片漆黑中。天上繁星密布,遥远的东方尚还一片沉寂。黎明前的气温是一天中最低的,两人找了个背风口,随意的席地而坐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寂静。

“你那天不是问我退役后想干什么?”

“嗯。”

“我想了半天,觉得大概还是开个店,卖点吃的用的之类的。我煮泡面的手艺还不错?说不定可以开个餐馆。”喻文州没有反驳他用开水泡方便面和做菜根本是两码事。黄少天自顾自继续,“队长你就负责收钱。就开在联盟门口那条街上,还能给他们送外卖。食堂的菜那么难吃,我们绝对有赚头。”

黄少天开始喋喋不休那些他垂涎已久的美味佳肴,然后随着主人的天马行空话题便以完全离散的方式被扩展开来,就如同他们头顶的那片熙熙攘攘的星空。不过无论话题怎么转,最后依然还是会转回来……

“微草之前不是也新来了一批候补驾驶员么,比我们早两个月。好像前两天终于实战上前线了。有个小家伙一出驾驶舱哭得站都站不起来,最后是王杰希把他背回去的。”

“小卢那小鬼最近的成绩很可以啊,我看下周也能实战了。100次的模拟训练也比不上一次的真刀真枪。”

“叶修那家伙是打算呆在南极不回来了么……我们现在在这里天天连轴转,他倒好,躲在那里和苏妹子玩企鹅……”

其实叶修在南极当然是有重要任务在身的,只是上个月的一次视频通讯时正好被看到苏沐橙在他背后抱着只肥企鹅亲亲摸摸,所以“玩企鹅”这项罪名算是坐实了,隔三差五被黄少天他们拿出来开涮。

“嘘……”喻文州突然出声制止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

黄少天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很自觉地闭了嘴,他以眼神询问喻文州是不是有什么状况。

是时天光乍现,正是黎明的第一道光芒破空而出的时刻,天边薄薄的云彩被染上一层渐变的薄红……喻文州引导着黄少天的视线看向太阳即将升起的方向,天空中若隐若现的点点金光看似坠落凡间的星辰,可对于他们来说那样鎏金的光芒却实在太过熟悉——

Festum。

一大片Festum集结在东方,似是为这场壮丽的日出点缀上一层璀璨的金砂……

“在唱歌。”

黄少天眨巴眨巴眼睛,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我又不像你可以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这样子这群Festum只是正好路过么?”

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的脸,“是不认识的Festum。没有攻击性。”随着越来越多的分歧与可能性的诞生,Festum内部也开始分裂成各种不同的族群,拥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组织构成。

“他们在唱什么?”

“赞美日出。”喻文州伸手抱住黄少天,“少天,你即是我,我即是你。”

交叉通信后的下一秒,黄少天的脑海中亦开始回荡起奇妙的声波,那是从所未有的体验,是清风吹拂过山岗,亦是海水烘托起的水雾,是飞鸟盘旋,是游鱼徘徊,Festum在用它们的方式赞美这个星球的壮丽,它们,在感受美……感受生命……

“真漂亮……我能和它们说说话么,我是说随便谈点什么。”黄少天的眼睛中满溢着光芒,融入在这极致的美景中,耀眼夺目。

“我试试,距离有点远……你想说什么?”

黄少天收回视线,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喻文州的身上,脸上的笑容是喻文州最熟悉的弧度,“不知道怎么说了。”

“还有你不会说的时候?”

“我也是知道什么叫‘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的。”

“那我替你说。”

“喂,你别乱说啊!这个要影响世界局势的!你要是把它们激怒了回头明天帮着那群激进分子一起来揍我们!”

当天空中的光芒彻底褪去金黄色,白日的明亮充盈整个世界的时候,那一层隐隐闪烁的金黄亦在缓慢褪去,Festum们陆续离去。喻文州微笑着转过头来看着黄少天,“说完了。”

“我去你到底说了什么!”

“只是感谢它们而已。”

“啊?”

“谢谢它们,让我们可以看到如此美丽无与伦比的日出。”

“就这样?”

“那你觉得?”

黄少天顿了一秒,“那至少再说点别的啊,机会难得,让它们劝劝那些头脑发热的同胞,不要来找我们啊,拿核弹炸他们的是自由人类军,我们是无辜的,冤有头债有主。联盟是秉持沟通与理解的和平主义者……”

“你说的这些是不存在在Festum的理解中的。它们虽然受人类的影响,但还不能完全理解人类的思维。其实比起它们来说,人类对它们的了解反而更加少之又少……不过,它们的「星核」有给我祝福。作为交流的回馈。”

“什么?”

“幸福。”


评论(4)
热度(45)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