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11

短暂的喘息结束后依然是严酷的战斗。“同化”现象并没有因为驾驶员战斗时长的缩短而明显改善。毕竟战斗的频率太高了,甚至到了几乎无法喘息的地步。黄少天他们也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游刃有余,而他们的敌人,似永无止尽,不知疲惫,不知生死畏惧。

所有的感官都已经迟钝且麻木,当疼痛和恐惧变成习惯的时候,原先的敏锐与精悍也会渐渐被磨平,最后只能变成笨拙的战争机器。

黄少天白着一张脸从诊疗室里出来,他的右腿因为同化反应还不是太灵便,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僵硬。喻文州走过去扶了他一把。

“我记得上个月还是我等你,现在倒是颠倒过来了。”即使疲惫,但是在看到彼此的一瞬间,似乎就又有了说话的动力,又有了微笑的方向。

虽然因为高频率的战斗而一直保持着精神连接的两人并不存在诸如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叹,但是能够这样切实的倚靠在一起,简单的说几句话也已经是此时此刻最好的慰藉了。

不过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话唠,两个人一路走得安静,喻文州直接把黄少天拖回了自己的房间。

抗同化反应的药4小时使用一次,意味着半夜还要起来吃一次药,如果放黄少天一个人的话肯定就睡死过去了。

“如果警报响起来的话我一定可以在2秒钟里面清醒过来。队长你这是在质疑我身为驾驶员的专业素养。”

“警报是可以让你2秒钟内醒过来,但闹钟不行。”

黄少天撇了撇嘴,不再申辩,直接把自己裹进了被窝里。

喻文州睡前调了闹钟,半夜把果然睡得人事不知的黄少天拖起来喂药。幸好只是小小的两片,喻文州半拍半哄,在糖衣融化前让黄少天乖乖卷走了自己舌尖上的药片。黄少天皱着眉头不满得咽了,连眼睛都没睁开来,稀里糊涂喝掉喻文州送到嘴边的水就又倒回了枕头上。

黄少天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刷牙刷到一半才朦朦胧胧想起来好像自己忘了什么事儿,洗了脸跑出来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早饭和两粒淡绿色的小药片才想起来这事儿。旁边的衣架上挂着黄少天许久没有穿过的浅色礼服。应该是喻文州一早去他房间里拿过来的,边边角角也早都熨平了。

今天是那批新晋候补驾驶员们正式“毕业”的日子。作为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长都必须正装出席“毕业式”。也算是对于他们来说难得的得以喘息的间隙。

 

“……恭喜在座诸位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过去一个多月的驾驶员训练课程。”

“但这仅仅还只是开始,诸位将会在今后经历更加残酷的战斗……”

“生或死,荣耀或梦想。”

“与诸君共勉。”

蓝雨队长结束简短的发言从容的在一片掌声中缓缓走下台来,坐到了副队长的身边。

黄少天保持着目不斜视,“我怎么觉得你这演讲词和前几个月叶修那个那么像?”

“之前叶修前辈太忙了,演讲稿是我帮忙写的。反正都要用,早写晚写都是一样。”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那家伙就是会占这种便宜。不过我觉得你说得比他好。怎么说来着的,哦,对,抑扬顿挫,收放自如,神形兼具。”说着把垂在座位下的手伸过去捏了捏喻文州的,“要是可以我现在就想吻你。”

喻文州回握住他的手,曲起手指挠了挠黄少天的掌心,脸上依然维持着完美的温文表情,“我们可以先记在账上。”

黄少天收紧了手不让他作怪,但很快又送开了一些,手指百无聊赖的哎喻文州的手背上跳舞。喻文州由着他,脸上还是一派平静严谨。

“毕业式”这种形式主义也是今年才刚刚搞起来的。黄少天对此自然兴趣缺缺,反正就算联盟的发言人都死完了也不是会让他上台发言的。上面冯主席一开口就是半个小时,只让他想打瞌睡。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搞这种形式主义,面子工程。”黄少天强忍住了一个哈欠,这场毕业式也是网络直播的。

“联盟也有自己的难处。”喻文州不咸不淡的接了句。

如今世界格局变化莫测,已不再可能一家独大或是独享成果,要守住现有的成果和地位,舆论造势只是其中的手段之一而已。

“我们这里一派和平,上头正打得天翻地覆呢。”

“Solomon今天早上的最新警报,敌人的「星核」还在向我们移动,已经到了100公里外的海域。”

黄少天敛了颜色,“照这样打下去,有再多的驾驶员也撑不住。”

“嗯,所以我有个想法。”

 

 

第二天,他们的敌人一如曾经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般,如期而至,分秒不差。

卢瀚文坐在驾驶室内,深呼吸了3次。这当然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操纵Fafner了,连神经连接时的剧痛都已经可以习惯。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真正直面生死,直面无解的敌人。

苍天巨神破茧而出,视线被耀目的光线刺得微疼……海平面反射出的光芒带着妖异的暗红,巨大的菌体型异界体盘踞在一座海面的岛屿上,小岛上的花草树木诡异的繁花似锦,映衬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异星生命的金光灿灿,竟有种奇异的瑰丽。

而在这番异象衬托下,敌人的数量,亦多到几乎让人绝望……

卢瀚文咬紧了牙关,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难以压抑的躁动。

“流云。”

“队长?”

喻文州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简单干净的音调似乎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记住我和你在一起,我们都在一起。”

“嗯。”

“不用刻意在意精神上的变化,你一直做得很好。放松一点。”

果然,这样的烦躁感确实是精神变化么。卢瀚文又深呼吸了几下,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大的破坏欲。好像整个人都在燃烧,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摧毁你的障碍,杀死你的敌人,切碎它们,撕裂它们,让它们痛苦,哀嚎!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料到一直表现非常稳定的卢瀚文在第一次实战的时候精神变化数值会突然异变。或许也许是Festum方面加剧的同化效应使得精神变化更加剧烈……他试图进一步引导卢瀚文,“流云,忘记本来的你,在战场上你就是‘流云’,‘流云’就是你。”

卢瀚文确实天赋异禀,他慢慢的在喻文州的话语中开始找到意识节奏。

关于Fafner的精神变化,一直是联盟方面致力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有无数的驾驶员因为严重的精神扭曲而在战场上送命。喻文州也曾就此参与过讨论,黄少天是众多样本中的一个,因为他异常平稳的精神变化数值。联盟中唯一能在这项数据上和黄少天一较高下的亦只有叶修,但叶修也并不能保证自己每一次的精神变化都能达到这样的稳定程度。

“少天的性格简直就像是为了驾驶Fafner而定制的。”

“与Fafner一体化的重要先决条件之一便是自我否定。粗浅的可以理解为不自信,自卑感,不认同感。比如微草的高英杰。”

“但随着自我否定的逐渐加深,开始否定的是自我的存在,或者说是忘我。这是我们引导驾驶员的要求,忘却自我,把自己看做是Fafner。经验老道的驾驶员会有意识的向‘无我’状态靠近。”

“但是少天不一样,当自我否定走到极端那就是绝对的完全肯定。他性格中糅合着的热烈与冷静,使得他在相信自己的判断同时又可以以旁观者的冷静来审度利弊,而他的机会主义也是以此为基础。因此他几乎不会受到Fafner的精神变化影响。”

所以,黄少天是蓝雨的王牌,蓝雨的ACE。

 

初战的流云表现非常可圈可点,并没有出现新丁的慌乱和退缩。对喻文州发布的指令都可以切实的完成,走位,与队友配合都非常流畅,战斗风格大开大合,几乎让人难以相信驾驶员只是年仅14岁的少年。

“流云,3点钟方向支援涛落沙明,注意走位,不要暴露枪淋弹雨的位置。”

“注意背后,有两只Grendel型正在接近。”

“是。”

只见暗红色的高大机体在滑行中突然一个急停,十分灵巧的以惯性完成了180度的转身,流云手握金红色重剑焰影。焰影本身实质为高热能切割器,因其表面极高的温度蒸腾着周围的水汽,使得整把剑身周围出现成像扭曲,远看直如来自地狱的熔岩巨剑。

两只Grendel高速接近,不同于Sphinx型,该Festum体型较小,只能在陆地奔跑,但移动速度非常快且敏捷。它们分从两侧试图夹击流云。

而流云却率先跨出一步,那看似庞大的剑身被挥舞得行云流水,在空中划出妖异的Z字形残影的重剑一剑贯穿了两只Grendel型的内核。两只Festum在顷刻间化作了一抔焦土。

流云很快杀出重围感到了激战正酣的涛落沙明一侧。而因为流云的加入,原本仅限于短距离攻击的战况瞬间被打破,两台机体一攻一防,配合十分默契,便连宋晓也忍不住暗暗赞叹蓝雨这次还真是捡到宝了,这小鬼将来无可限量。

同时以枪林弹雨和八音符为远距离干扰辅助,Festum的击杀数以十分可观的速度在不断上升。而与此同时,喻文州所能接收到的杂乱无章的感情信息波亦在不断增强。那是敌方「星核」的悲鸣,每一只死去的Festum的憎恨与恐惧最后都汇聚到了「星核」那里,不停叠加,一场无法估量的可怕的名为‘复仇’的暴风雨正在被酝酿……

“少天,你现在在哪里?”

“在那座岛上。”

“能看到「星核」么?”

“暂时不行,敌人密度太大,我在想办法。”

喻文州叹了口气,“不要勉强。”

“放心队长。”

夜雨声烦匍匐于一片花海中,在Fafner中也属于较轻型的机体,因此十分便于黄少天的埋伏作战。他的头顶上就是成群结队甚至遮天蔽日的Festum。

“报告队长,一大波Festum正在来袭。举小旗子的是一只Aiolos型。”黄少天眯了眯眼睛,“这次有棘手的家伙,队长你小心点,阵型向内收缩。”

“嗯?”

“手很长的家伙要来了……”


TBC


***************


按照这个进度,本子杭州O是赶不上了,看看魔都O2或者魔都CP14

评论(10)
热度(57)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