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整理了合集,方便取用

乐园-12

Scarab型Festum,命名来自被古埃及人象征来世的圣甲虫,在少年黄少天的印象中这个名称大概只能和幼时看过的木乃伊题材恐怖片联系起来。而被赋予这个名字的Festum,也曾是差点让整个联盟毁于一旦的可怕对手。坚硬外壳下生长着无数可无限延展的触须,顶端极其坚硬的触须甚至能够轻易穿透合金板,破坏一切阻碍物,深入到联盟的地下设施,最后,当触须会将它找到的猎物紧紧缠绕包裹起来,完成同化。其所造成的破坏是完全渗透性的。

喻文州闭了闭眼睛,他第一次在资料以外的地方见到这个类型的Festum时,他还只是一名见习指挥官。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和山崩地裂般的震动中,那些金色的如儿臂粗的触手以摧枯拉朽之势穷凶极恶得向控制室扑来。逃生舱就在眼前,他的手里还牢牢攥着存有备份资料的芯片,坍塌的钢板和仪器把他死死得压住,分毫动弹不得。他已经来不及赶上逃生舱,只能拼尽全力挥动胳膊将芯片朝即将关闭的逃生舱门扔过去。那或许是他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结果时任代理蓝雨队长的方世镜突然回身冲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将他从钢筋废墟中挖了出来并且推进了逃生舱。在喻文州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得救了。

全身鲜血淋漓,多处骨折,甚至被压断得肋骨贯穿了肺叶,但无论如何他活了下来。在一片浑噩中,有一个人拿生命交换了他继续生存的机会。

从那一刻起,喻文州的身上便背负起了生命的重量,他所踏出的每一步都会留下深深的烙印,那些烙印是属于曾经现在未来将生命托付于他的每一个人的。

 

“CDC,这里是索克萨尔,识别号6201。”

“……申请执行‘乐园’计划。”

 

黄少天默默得趴伏在花丛中,呼吸中弥漫着浓郁的几乎让人窒息的香味。四季花草同时开放的繁花盛景在他看来却犹如葬礼上铺在棺木中的鲜花一般无二。也许,这个小岛就是夜雨声烦的棺椁也说不定……

几乎无法用确切数字来统计的敌人数量。他们之间在进行着某种黄少天所不能了解的交流,也许,只要妄动一步,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但是这样的境地却让他无比冷静,他的头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明确的知道所要做的是什么,而他的肢体似乎也前所未有的轻盈灵活充满力量,似乎可以完成任何不可能任务。

“……我们必须直接把「星核」摧毁。”

“失去「星核」,那再多数量的Festum都不足为惧。”

联盟方面试图使用过各种空中打击武器来攻击「星核」,但最终都渺无音讯,有来无回。黄少天,还是联盟第一个潜入到地方大本营的人类。连他自己一开始都不能相信,他竟然可以在此地匍匐数小时而不被发觉。

但这还不够……为此他的夜雨声烦也对此进行了全新的改装,可以说这样的改装是不符合联盟流程的,甚至是违反联盟规定的,后果有多严重黄少天并不在乎,当然看起来老实其实一旦碰到Fafner就王八之气全开的肖时钦也不在乎。

“生物金属?”

“以往的神剑型Fafner会根据驾驶员不同的操纵习惯和精神变化来设计选择武器,但是在Fafner的某些部位使用了这些‘活’的金属以后,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他们的生物能量来变化出你想要的武器。不过现在还在理论阶段,我的实验室只能完成一立方米体积的金属变形。”肖时钦取了一小块样本,借助仪器当场就让它在黄少天面前变成了一辆只有巴掌大的模型自行车。他推了推眼镜,“零式系统数据库中录入了迄今为止人类科学所缔造的所有武器。所以没有它们变不出的,只有你不知道的。”

“所以你就来找我给你当小白鼠?你眼光倒是够高的啊。”

“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不干?”

“干!”

黄少天握了握拳,现在的夜雨声烦本身已然化为了一柄利剑,他蓄势待发,准备随时直插敌人的心脏!

 

而另一边,联盟各分部所有可调度的Fafner以及多台Siegfried系统同时运转,向铺天盖地的敌人发起了宣战,而他们真正所要做的是吸引住对方的火力,以为黄少天争取更多的可能性。

金光流转的异形体,与泛着金属光泽的Fafner缠斗在一起,在生与死的尖刃上摇摇欲坠,火光四射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天空被映照成地狱般的炙热色泽,海水滚烫沸腾如岩浆,眼前铺开的震撼画卷犹如一场世纪末的神魔大战。

喻文州最后和方士谦确认了「核」的情况。

“「核」已经进入休眠状态。不过因为是成长期,所以比预先估计的休眠时间有所减短,现有数据是2小时,2小时后必须恢复生长,不然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害。到时会波及到整个联盟的运转。”

“了解。话说回来,叶修前辈还不知道‘计划’的事情吧?”

方士谦在通讯器那头轻轻一笑,“最近联盟的通讯线路都被Festum干扰了。”

“嗯……”

喻文州若有所思得点了点头,随后开启了所有Siegfried系统使用者之间的脑电波交流回路,“下午好,各位,这里是索克萨尔。很荣幸地通知大家‘乐园’计划A阶段准备工作已全部就绪。”

“下面开始进入B阶段。”

在「核」进入成长期的现在,杀死「核」从而毁灭整个联盟成为了Festum的主要攻击目标。而喻文州所要做的便是在「核」进入短暂休眠期的现在混淆敌人的感知,以他独有的交流能力让Festum将他误认为「核」,以达到减轻「核」的负担并进一步转移敌人注意力的目的。

所有指挥官都以喻文州所在的地下44层为防守核心,制造的死守假象很快迷惑了同时接收到喻文州共鸣的敌人。

Scarab型Festum坚硬的触手如入无人之境,穿透厚实的装甲,直朝着喻文州所在的Siegfried系统。

整个Siegfried系统远看就像是一颗悬挂在天际的蛋,白色的椭圆形舱体被底下的Urd之水映照出荧蓝色的粼粼波纹,而随着来自上方的震动越发剧烈,水波的晃动便越发明显,使得整个舱体都笼罩在一种光怪陆离的扭曲冷光源下。倏忽之间,天崩地裂,金色的触须从天而降撕裂了天花板的装甲,它们贪婪而急不可耐得附着在那颗月白色的“蛋”,越来越多的触须盘旋着包裹住它,犹如蜘蛛将它的猎物牢牢捆缚。

Siegfried系统内部成百上千的显示屏慢慢得黯淡了下去,瓦解成数据的碎片消散在了虚空中。喻文州知道,他的计划成功了,而在Festum完全占领整个舱体之后,他将彻底失去同外界的联络。

九死一生,不过如此。

“少天。”

“队……长……”系统传递过来的声音断断续续已并不明晰。

“C阶段开始。”

“……明……”

 

脑海中最后一点信息的连接中断了。对于黄少天来说,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晰的体认到喻文州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自从第一次交叉通信以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一直维持着一种无意识的精神联系,甚至不需要借助系统,就能够交换一些简单的思想与感受。那并不是任何实质的可以被描述的存在,那仅仅只是一种感觉,那个人在那里,他们是可以彼此交流的碰触的……

而现在,喻文州被完全抽离了。

但黄少天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感怀,夜雨声烦内置的倒计时显示屏上飞速变换的数字在催促着他。一大批一大批的Festum在迅速集结,穷凶及恶的向远处的联盟聚拢。喻文州的计划非常成功,夜雨声烦已经可以打开缺口了。

黄少天默默得深吸了一口气——喻文州,你要坚持住!

利刃划破长空,冰雨出鞘,弹指间便已斩开了一条通往终点的道路。

Festum们在尖叫,那是完全无法用人类的耳朵来捕捉的波长,但黄少天知道他们正因为他的突然降临而慌乱无措。而这些异界体异是不会流血的,他们生命的最后只是一把被抛向大气的砂土,每一剑都会扬起的金色颗粒,像一场独属于剑客的表演。

他从容,冰冷,果断,残酷,决绝,理智。

越来越多的Festum在聚拢过来,它们甚至不顾一切的撞向冰雨的锋刃,以一种拙劣到壮烈的方式在试图制止着这个入侵者。

很快在一把剑已不够用的情况下,肖时钦的生物金属在黄少天只是一瞬的闪神下便立刻增生出了另一把剑。但这依然不足够,他需要更多的力量,多到足已把他带到那个水母型的堡垒中的力量。

他的期望得到了回应,高速移动中的夜雨声烦幻化而出的残影被实体化了,黄少天全身的血液都被这一创造给点燃了。

“我去,这TM太酷了!”

虽然残像体本身的攻击力并不高,甚至轻易几下就被Festum碾碎,但黄少天可以不断的制造更多的残像,几个,十几个,甚至几百个,他不知道极限在哪里,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谈论后果没有任何意义,连生死都已抛诸脑后,心中一念,便是完成他该做到的!

复数的残像体给那些试图阻拦他的Festum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障碍,但这一点点防线的裂缝已足够他突出重围!

更多的力量汇聚起来,生物金属不停的回应着黄少天的可能,千军万马的防线被生生撕裂,他终于切开了最终的入口。

Festum们的心脏、大脑,乃至神明——「星核」就在眼前。


TBC


****************


先更到这儿吧,明天CP,不能太晚睡

顺说,写这段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只想着一句话——写文就是要自己爽啊!妈蛋好爽!最喜欢让黄少开挂了!【好吧我脑补的和我写出来的是两码事,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50)

© 神经衰弱 | Powered by LOFTER